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PLAY? or Play?《仲夏夜之夢》
分享 | 瀏覽數: 851
|

PLAY? or Play?《仲夏夜之夢》

Author: Elieen Hsiao, 2016年04月08日 23時00分

評論的展演: 當代傳奇劇場《仲夏夜之夢》

節目:《仲夏夜之夢》

演出:當代傳奇劇場
時間:2016/03/25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蕭雅倫(臺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

 

    「跨界,是一種開放的態度,接受異質融合與突變的產生」。當代傳奇的創作理念中,如此開放的跨界是突破,或是突變。所謂本質是否還在?
  一路以來,當代傳奇的莎士比亞系列創作,無一不是大膽冒險、精緻豪華,進而無極限地挑戰經典,身兼當代傳奇劇場藝術總監、導演、編劇、演員的吳興國老師,長期以來,受到莎士比亞才學與思想上的激發,不斷在所謂的「二度創作」上奇思妙想「玩創作」,尤其表演形式充滿實驗性與衝擊性,如此求新求變,面對莎劇經典,無所愄懼地突破,是戲?是遊戲?
  場面大、服裝華美、中西合樂、話題豐富等,可見當代傳奇玩創作的開放態度。《仲夏夜之夢》整體音樂調性,融合戲曲、歌劇、音樂劇特色。在戲曲為基調的舞台上,顯少流行的音樂劇曲式,同時融入歌劇元素。劇中除了京唱,時而傳統唱法演譯流行樂體,又或是現代方式詮釋古典樂曲,戲曲原樣似乎已在舞台上消聲匿跡,音樂串連遊戲般的穿越與跳躍,聽覺上甚是複雜,將流行速食搭配傳統美食,如何協調?舞台布景,配合故事的環境背景,結合古今中外,虛實相間;即便如此,以傳統程式表演搭配趨近寫實的布景設計,間接削弱虛擬性的美感;而服裝設計中西合併,無限華麗,只見仙王、仙后穿著貴氣逼人、金光閃爍覆藝掉許多身段之美,因情節篇幅與情感鋪陳的不完整,也削落表演的延伸性;劇中四位年輕人的混搭拼貼,風格明顯不統一,無法輔助角色塑造,也難以瞭解如此混搭設計概念。
  回到表演本身,仍然以演員為中心的表演方式。當程度之上的複雜性與高衝突性的形式交融時,演員的表演必定放大,程度差異亦是如此。故事中一反封建思想,鼓勵女權與戀愛自由,雖是浪漫喜劇,人物仍具備獨特性格。二位資深演員的表演詮釋依舊沉穩、自然,默契十足。反之,年輕一代的傳統戲曲演員,對於莎士比亞或當代傳奇所追求的「自由戀愛」理解為何?如何消化再詮釋?沒有程度上的角色歷練,人物表現只見皮不見肉。實難撐起如此跨界突變的作品。同樣地,由宣傳DM和舞台呈現的著重點實不吻合,宣傳的主角為仙王、仙后,然而二人的愛情背景到感情轉折意外地簡短單薄。相對地,兩小無猜的情侶呈現現代開放的愛情觀,一見鐘情、移情別戀、大方示愛、為情所困、追逐鬥爭、嘻笑怒罵,似乎企圖將衝突堆疊,甚至脫去外衣拳打腳踢,互稱演員全名,跳脫第四面牆,挑戰或激發觀眾互動,如此嬉戲般的表演,該解釋為一種愚昧無知的愛情觀?或是畫蛇添足地愛情遊戲?演員的塑造與其本質與能力有絕對關係,年輕演員可圈可點,然而輕緊之間的平衡是一大功課;又如舞蹈專業的張逸軍老師,其優美的肢體線條令人賞心悅目,然而帕克一角,除了靈活,更需靈性。舞蹈演員飾演充滿戲劇張力的帕克,從最基本的台詞表現就相當吃緊,加上求好心切地、過度表現地技術性雜耍,人物詮釋流於形式,對於角色的深度未免表面。
  《仲夏夜之夢》實為莎翁相當成熟的浪漫喜劇,具備複雜情節與完整結構;當代傳奇改編經典,求新求變而形式複雜,結構零散,與原劇的質感、份量相比更顯的「輕」;輕喜劇有輕喜劇的結構,遊戲有遊戲規則,跨界有跨界規範;突破傳統、標新立異的創作方式確實令人敬佩。然而,力求突破的快速成長也容易讓人欵惑。如同終場,市井小民虎頭蛇尾的鬧劇,的確令人發笑;即使如此,沒有遊戲規則的跨界,還是戲?或是遊戲?

相關評論

饒了莎翁吧! --- 張曉雄

莎翁的喜劇,吳興國的悲劇 --- 郭強生

當代傳奇劇場《仲夏夜之夢》 泰瑞

無界限融合的喜鬧劇《仲夏夜之夢》 富于庭

仙凡之異—當代傳奇劇場《仲夏夜之夢》觀劇心得 Daphne Lai

仲夏夜 色彩喧鬧的夢 羅苑韶 [2016特約評論人]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