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扭轉老梗的新本事??
分享 | 瀏覽數: 504
|

扭轉老梗的新本事??

Author: 許家峰, 2016年03月08日 23時09分

評論的展演: 鐵支路邊創作體 20號作品《本事》

時間:2016.03.04-2016.03.06
地點:臺南文化中心原生劇場
團隊:鐵支路邊創作體

 

一度,我以為我陷入九零年代的哈日氛微,一股奇特的綜藝風格,一種復古懷舊的氣味。 

這表演有一種仿模仿的仿模仿感,舉例來說吧,若大家有看過「康熙來了」應對陳漢典模仿阿基師有所印象吧,總會有幾集陳漢典不在時其他代班助理的模仿,若剛好是美食單元大多會再模仿同一位角色,主持人偶爾會笑說,你不是模仿阿基師,是模仿陳漢典所模仿的阿基師,這大概是我觀賞完這作品後,所給我的第一感覺吧。

關於演員的表現,由於我僅能用耳朵聽,所以我就以我聽到感受到的來回應;先來聊聊演員,飾演團長的彭瑋廷,是我認為相較起來情感的表現最為自然,雖可以從他聲音裡感覺到緊張浮躁氣息,可能看起來會有些浮誇,但他不只把角色聲音的辨識度拉出來,也算挺的住,我很喜歡他仿的港腔怪調,怪的很有感覺,為了確認他原來的聲音,在演出後特地找他聊上幾句話,我是覺得他是很有潛力的演員;飾演審查官的陳韋龍,表現非常沉穩,但我個人覺得好像在看九零年代的大專話劇比賽的感覺,聲音表情好似瓊瑤劇中主角,很有戲劇張力;飾演團員珮萱與處長兩角色的UMA,原來的本就很平面單一,感覺没什麼發揮到,下半場中一段飾演小女孩無法理解父親的離開與對他的愛,是我覺得最好看的一點,只是這樣的表現僅在那短短的幾分鐘而已;飾演編劇的鄭凱瀚,我自始至終無法理解,他為何要那麼用力地演出他的情緒身體都繃到了一個極點,個人覺得有影響到他的口條;飾演團員葳葳的童謹利,我覺得很可惜,她的音質很好,可以想像她應有的表現,但這角色的存在性,感覺可有可無,没讓她發揮空間啊。

這作品的演出風格有一種偽東洋的偽東洋味,作品呈現的風格有點像情境短劇的組合,但我覺得作品的世界觀有些混亂不明且跳躍又無厘頭,我想起了八、九零年代一個極具代表性的綜藝節目「連環泡」其中的〈中國電視史〉單元短劇,也許你會問為何不舉「全民大悶鍋」裡的短劇呢?這之間的差異我認為是「時代感」,前者大都拿過去甚至古代來反諷當局,後者大都拿現況來反諷現況,没有誰比較強,只是老梗要如何轉出新意,這是編劇要去突破之處。 

諷刺在集權的制度下,官逼民,民詐民的兩種處境,想藉此反應現今社會亂象,個人覺得處長團員這樣一人兩角色的安排與滲入是很好的巧思,可惜少了一個攪亂的動作,關鍵性與操控性没被強化,力度就無法彰顯出來,我能理解劇中想表達的寓意,但太過於淺白甚至瑣碎了,雖乍看之下開了政治人物玩笑,但「秀柱」這名字的運用,除了搏君一笑外,我實在讀不出有何意涵,另一直在相關的宣傳上提及「四六事件」,在後半場演出,簡化了兩位大學生騎單車雙載的故事做為連結,我不知觀眾是否有在劇中讀出訊息,可能我領悟力不夠吧,我無法理解其之間的關連性與意義為何,也許是為了要淡化這嚴肅的議題,改使用較為輕鬆簡單的方式處理,結果「四六事件」在宣傳上重重的提起,在劇裡輕輕地放下,我覺得在議題的處理上太過草率簡化了些。 

整齣戲的節奏感有些急躁顯得略混亂感覺不管在演員或台詞上都可再精減些;其中我個人深深的對音樂設計部份有些偏見,我個人覺得很滿,滿到是一種干擾或抽離並没有為這作品加分啊,倒不如使用簡單的音效做為特殊的點,也許會有不同的效果。

身為一位視障觀賞者,我想在表演的觀察上必定會有絶對的落差,純粹的只聽聞聲音、配樂,不完全全面的觀看,關於舞台、燈光、服裝等視覺部份,也期待有人提出可能的想法;回過頭來再聊一下當下看戲的狀態,我是觀賞首演場次,席間,從觀眾的反應來推敲舞台上演員的肢體與表情在經過設計後,呈現出來的效果讓觀眾有明顯的接收並被娛樂到,我也一樣,只是多了點問號罷了。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