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如果你沒有夢遺過,那你怎麼知道夢遺的人在想什麼?
分享 | 瀏覽數: 2105
|

如果你沒有夢遺過,那你怎麼知道夢遺的人在想什麼?

Author: 李祐緯, 2015年12月09日 18時55分

評論的展演: 《新人新視野─夢遺》

看到一篇評論說,《夢遺》的劇情發揚光大了中二的精神,我看倒像塊綠豆糕。為此我重新去研究了關於「中二」的病徵,我發現,這個演出其實不太適合冠以「中二」一詞。對我而言,將它稱作一個「很直」的演出比較貼切。這裡的「直」不是那種「你原諒我說話就是那麼直啊」的那種「直」,而是一般我們在俗稱異性戀者是直男或直女的那種「直」。

 

《夢遺》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很直男」的創作,更貼切一點可以說是「臭直男」(你原諒我說話就是那麼直啊)。一般來說「臭直男」給人的印象就是:喜歡把聲音壓低、愛說髒話、愛逞強、自以為是、會玩用拳頭互打手臂的遊戲等等,諸如此類的。反觀「中二」最大的特點是:渴望被人理解,但同時也不想被人理解。從這點我們可以看出,其實「中二」患者是帶有與世人溝通不良的屬性的。簡單舉個例子來說,「中二」和「臭直男」都是很喜歡打手槍的,如果有一天這兩者都打手槍打到手脫臼,隔天到學校「中二」會告訴同學:「我昨天為了保護地球的和平,和邪惡組織戰鬥犧牲了我的左手。」而「臭直男」則會說:「嘿,我昨天打手槍打到手脫臼欸!超爽DER!」

 

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夢遺》很直的原因。不論是中場休息的時候演員就突然在觀眾席大唱歌大亂叫,讓人根本聽不清楚館方人員希望觀眾盡速離場的請求。或者是動漫哏、電影哏、仿效英雄的旅程,從挫折到磨練,遇到師傅找到敵人,最後被背叛這類型的王道情節、竭盡所能的想要完成精彩的打鬥片段。再更甚者,加入時事哏像是「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肇事夭夭」等等。創作者這些種種的安排與調度都指向一個核心目標:讓觀眾爽。因為觀眾爽了之後,他們會更爽。

 

這樣聽起來這似乎是一個很自溺的作品,大多數人認為自溺是一個負面的字詞,但是我認為創作者有一定程度的自溺是一件好事,如果總是在乎市場、在乎觀眾,這樣的演出我們大多會覺得太過商業。而一個好的創作者就是能夠自溺到極點,但是還是會有一群觀眾甘願為他跳進那個池子裡,比方說王家衛導演,或是王嘉明導演?

 

整場演出,除了求一個「爽」字之外,還有一個故事的核心叫做「遺憾」。夢遺聽說很爽,但是想得卻不可得,所以它是遺憾。大家都想回到過去,但是到現在還沒有發明時光機,所以它是遺憾。小時候會幻想自己是漫畫中主角,很會打架,和一群很好的夥伴一起對抗魔王,但是長大之後發現,這是「中二病」,也是遺憾。因為人生就是有那麼多的遺憾,所以導演找了一群很好的演員也是很好的朋友,把所有的遺憾搬上舞台。故事的最後男主角終究沒有回到對的過去,見了媽媽一面之後,他還是得回去面對全家都被自己炸死的人生。完成了這個演出之後,不知道導演人生中的遺憾有沒有減少一些?但似乎也只能像演出裡頭,獨立出來的中年管理員角色所說的,人生還是要繼續過下去。不過對於這個負責講人生故事的角色,我只能說有些人喜歡,有些人不喜歡,因為它有一種「刻意」,這就是個人觀點的問題了。

 

這個作品仰賴演員精準的執行力,導演對於場面調度的節奏感,燈光設計的配合,但是最吸引人的地方還是這群人很凝聚的、也很開心的在做這個作品。這樣的作品你要怎麼去評論它呢?當導演毫不保留的把他的喜好和熱情通通都射(對,就是要用射這個字才貼切)在觀眾面前時,作為一個讀過幾年書的迷途小觀眾,也只能放下我的假書袋,放下該死的學院派,一個學長曾經說過:「好的作品無須評,庸庸之作無從評起。」關於《夢遺》,我想就是「好看」二字足以。

 

P.S.本來想通篇討論「中二」、「臭直男」和這個創作之間的交互關係,但想想不說也罷,說來你們也是不信的!

 

P.S.的P.S.這篇文章就是典型的「臭直男」的寫作範例。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