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夢 大衛林區
分享 | 瀏覽數: 894
|

夢 大衛林區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羅苑韶, 2015年12月08日 01時47分

評論的展演: 河床劇團《夢見大衛林區》Dreaming David Lynch


圖版提供|河床劇團

舞台一側高懸一塊米色為底的抽象畫,同時形成斑駁牆面的效果;另一側是寫實的門戶,上下二樓。開場女子接了一通奇怪電話,拉開夢境序幕,音樂浮動著不安的氣氛,朦朧靜謐的舞台上,陸續出場的每個演員都像是遭謀殺的被害人。河床劇團《夢見大衛林區》是一齣懸疑驚悚的恐怖戲碼,觀眾情緒繃在無以名之的血腥暴力(非訴諸行動,但無所不在)氛圍,瀰漫全劇,揮之不去。

 

這是一場夢境,你提醒自己。

白衣白裙純淨女孩走到舞台跟前,岔開雙腿坐下來,場邊一台攝影機同步將她紅色的底褲投影在左側高懸牆面。空氣中震動著不確定感,女孩兩指伸入底褲,影像放大投影,她慢慢地從底褲裡拉出一個小玩偶。

舞台後方有人雙腳一高一低的走向前,嘴裡咬著一根長長的管子(又像伸出來的舌頭),她的形象意圖緊抓住觀眾神經。像鬼魅一般,她走進門後消失後,車庫大門開,走出頭戴倒三角白帽、白衣人,形象令人聯想3K黨員,隱含的暴力加重不安。白衣女孩站起來,打開白帽人的上衣,原來他身上有一道深深的傷口血痕,這時,觀眾看到原來這幾人都是遭謀殺的被害人。女孩緩慢地將手伸進這道傷口,俐落清亮的燈光下,不為人知的謀殺血案、不知原因闖進的不知是否有關連純潔女孩,緩慢的動作中,靜靜地傳達恐怖不安。

 

一切緩慢行進,恐怖驚悚氣氛在蠢蠢不安的音樂調性中,是那麼真實。

音樂扮演重要角色,即使一段歌唱表演,表面如闔家歡場合必有的電視機裡的歌舞秀,其襯底音樂仍不時冒出衝突性,使音樂從頭到尾貫串著警示訊號,像電影音樂經常具提醒等會兒劇情可能丕變的效果。

除了恐怖之外,另一個兒童不宜的元素是色情。舞台右側門戶樓上唯一打開的一段戲,入目的先是色彩宴饗,紅色洋裝女郎站在鮮艷黃色空間,她褪去衣衫,露出著寶藍色內衣褲的豐腴體態,接著跨足在馬鞍狀座椅上,在椅上放浪擺盪,一手拿著牛仔帽,提醒你她正做著騎馬動作--她緩慢動作,而大腿和身體曲線姿態竟可以非常色情。

 

導演郭文泰(同時負責舞台設計)戲劇手法理性,演員位置編排、出場節奏都經縝密安排。邀錄像藝術家曾御欽參與,與曾和劇團合作的藍元宏擔任影像設計,全劇色彩和影像強烈,彷彿整個夢境是一卷影片可手動快速度往前轉、或相反動作迴轉。

整齣戲幾乎沒有台詞(一小部份台詞像是為了音樂效果),劇末,幾個人私刑動手打死人,聯手掩蓋,不露痕跡,躍出的故事不正是人煙不稠密的美國小鎮可能發生的事,也就是大衛林區電影或電視劇場景嗎?

郭文泰說,十七歲時第一次看大衛林區作品《橡皮頭》,「說真的,我對那部電影毫無概念,但最棒的是,我一點都不緊張看不懂!林區並不試圖告訴我一個故事或教我什麼道理,他創造了一個經驗,然後讓我去談補這個空白。對一個青少年來說,這是思想極大的解放──居然有藝術家如此信任他的觀眾,願意給我們極大的空間進行思考及回應。」

「將近三十年後,我仍努力創造這樣的劇場作品:把我們引入深邃的黑暗之中,使你我得以重新體會光亮的美好。」

《夢見大衛林區》是使用強烈的音樂和色彩,以戲劇手法呈現影像敘事的當代創作。這個戲劇創作的純粹性,讓你體驗劇場藝術。

 

相關評論

第十四屆第四季提名名單 --- 孫松榮

第十四屆第四季提名名單 --- 郭亮廷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