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無體無限》與《可愛托/超怪獸》
分享 | 瀏覽數: 260
|

《無體無限》與《可愛托/超怪獸》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5年11月30日 15時01分

評論的展演: 《無體無限》與《可愛托/超怪獸》

  以藝術之名,不管是明亮櫥窗裡的可愛怪物與昏暗地下室裡的木製結構物,可能都對應了各自言說的主題,然而,不管是如插畫般直白的敘事,或是抽象的以現成物寓意,對觀眾來說可能都需要更多的說明介入。

   11月26日至12月13日《無體無限》朝陽科技大學建築系創作展於自由人藝術公寓展出,11月7日至11月29日《可愛托/超怪獸》陳為榛個展在「黑白切」展出,這是兩檔相當不同的展覽,或許放在一起討論,反而更為有趣。

  《可》主要是以塑造的方式,製作出相當插畫風格的兩個小人形駕馭著怪物拉著浴缸改造的車,似乎是另一個時空的生物與物品,《無》位於自由人地下室展場,陰暗的燈光下,圓形的檯座上放置著由小木棒建構的複雜立方體,上有書寫著看似學號的編號,同時三面牆上的木板上也有諸多版畫排列,版畫都是小型方塊上畫有線條與結構。

  從相關文宣來看,《可》基本上是幾乎沒有說明的,其風格也的確是再現藝術家的想像為主,但是觀眾在櫥窗外無法細看的部分,其實可以看到兩個小人形都有明確的男性生殖器特徵,而駝獸與車都有著乳房,讓人推測藝術家有其性別上的議題想藉由可愛的風格來討論,只是在「黑白切」這種隔離式的展場,這個部分對一般觀眾來說是完全無法觸及的,就作品表達的敘事可能性來說是相當可惜的。

  《無》看似建築系學生聯合創作,可能是課堂作業在授課教師的策畫下聯合展出,不過相關資訊實在是過於抽象,讓人相當難以理解,除了缺乏創作者與策展人之間的創作關係說明外,整個創作的概念與表達企圖也相當含糊,展覽簡介與創作理念加起來不到三百字,但是關於策展人的簡介倒是將近一千五百字,看完展覽更多認識的可能是策展人。

  對一般觀眾來說,姑且不論是否有藝術相關背景,某個程度上還是需要有說明文字的存在,即便藝術家認為作品本身說明一切,然而策展人正是在站在藝術家與觀眾之間的橋樑,《可》或許可以視為是年輕藝術家失誤,《無》則是相當的可惜,學生的創意與老師的教學架構其實是有所企圖的,然而在展出的過程卻無法藉由策展人的介入被理解,對學生的幫助可能只剩下未來履歷上參加過的一行展歷而已。

 
圖版提供|陳韋鑑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