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一個晚上兩種享受—組合語言舞團X新銳創作展 ID迷藏
分享 | 瀏覽數: 342
|

一個晚上兩種享受—組合語言舞團X新銳創作展 ID迷藏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5年11月23日 02時56分


圖版提供|組合語言舞團

組合語言舞團的新銳創作展,共有三支作品,一個晚上展現了兩種肢體美學。 

第一支作品是陳詠俐的「潛行」。詠俐無疑是鈕釦計畫的遺珠,在紐約打拼多年,倍嘗異鄉人在異地創團的艱辛,這支作品有者美式的高度美學標準,完美的身材、比例、線條,如此的穠纖合度與賞心悅目,甚至高階雙人舞的流暢,隨意動態的擷取,都能凝結變成可以發行成明信片的舞蹈寫真。動作組合的完美與漂亮也凌駕超越了編舞的企圖。事實上雙人舞呈現出人與人間的細緻與相互之間的情感消長,以「潛行」為名,或許是那雙人間的消長,那雙人舞間的雜音,都維持著相同的力度與美感,而無法明顯感受到「潛行」的命名,但舞台右上空懸掛的巨大樹幹裝置包覆成的枝葉,以極大的不平衡壓迫著美麗的畫面,讓「潛行」有了重量。

來自美國Kate Weare舞團的排練指導Douglous Gillespie,無疑是這一晚最累的舞者,跳完與詠俐的雙人舞後,是自己的獨舞作品「ECHO」。即使在上一支雙人舞中表現優異精湛,但獨舞時即可發現身體能力與詠俐的差異,但當知道他從17歲才開始跳舞,他有一個雙胞胎的兄弟,整個作品就鮮活了起來,他對於「ECHO」的想像擬態與延展,對照的回應也有了支撐。

田孝慈的「洞」,迥異於前兩支作品的「唯美」,比較接近歐陸舞蹈劇場的形式,展現的是創作者當下的狀況與心境。這支作品與八月台北藝術節《雙城交鋒》中的創作又有了很大的轉變,基本上八月的演出雖然有合作者,但主要部分還是獨舞,那不斷將運動長褲褪至腳跟,拉起,再脫下,不斷地拉起再脫下,全身劇烈的大動作,卻有著令人鼻酸的滑稽感。不過才三個多月,這次連孝慈在內一共五名舞者,同樣地以動用身體平常不太動到的部位,以無可抗命的扭動擺動,甚至是抽慉等動作來呈現宿命下的無奈,或是巨大無力感下的屈身掙扎與昂起奮戰。這次用了豐富的劇場技術,一開場大幕微起,一雙腳十幾雙鞋,後來十幾雙鞋隨著大幕飛掉,電話響起後的光區獨白,到最後時的背幕全開,氣勢都非常足夠,可惜的是燈光沒有跟上大鳴大放,始終維持在卡夫卡式的黑暗之中。

基於兩種美學的不同,孝慈的作品一點都不美,甚至是展現各種醜的可能,但若到味了,反而可引人沈思,向瑪姬瑪漢的「May be」。「潛行」和「ECHO」讓人目不轉睛的作品,就存在當下,看他們跳舞非常享受,事後的回憶,除了漂亮並不深刻,但一看再看,都還是好看。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