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跟著沙彌跳月去
分享 | 瀏覽數: 581
|

跟著沙彌跳月去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5年11月09日 00時33分

評論的展演: 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跟著沙彌跳月*去》


圖版提供|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攝影|李欣哲

這是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繼《跟著沙彌moonwalk去》禪門系列的第二部曲,相較於上一部的豐富熱鬧與斷裂,這次顯得極簡純粹,只專注在一個禪門公案,如果說三島由紀夫的「金閤寺」,花了極大篇幅描寫少年縱火犯的內在世界與對金閣寺的貪嗔癡,只為了「南泉斬貓」的當頭棒喝,那「跟著沙彌跳月去」,這一行人登月追尋長生不老樹的執念,是一種科技的自負,是一種龐大商機的貪念,還是一種不甘心的執著,在放棄與繼續之間,透過了「香嚴擊竹」的公案讓他們頓悟。

「跟著沙彌跳月去」要傳達的困境與抉擇是清楚的,但禪門的公案需要的是慧根,「南泉斬貓」透過三島由紀夫的文字與翻譯,閱讀起來完全沒有障礙,也可以幫助讀者耙梳少年的瘋狂轉折。「香嚴擊竹」的公案即便看了文字仍舊一頭霧水,要如何解開這個困境而悟道,那頓悟的點過於離奇而始終無法明白,透過這個公案只能夠體悟到:如人飲水,冷暖自知。沒人可以給你答案,必須自我追尋。

若長生不老藥是一種夢想或是得道,劇中三人在追尋夢想的途中,歷盡艱辛,途中還有同事與父女間的矛盾插曲,彈盡援絕時,沒有捷徑,但為什麼就突然悟道,這個部分如同這個公案一樣,不明不白。公案原本就很玄妙,世人大多只能體會那過程,而不解那玄機,為何擊竹就能頓悟,為何頭頂草鞋能化解斬貓的血腥?

戲劇本身忠於公案的精神,沒有解釋,只有陳述,但光是拉高到月球的思維,就挺逗趣而且封閉單純,上一集囊括了登月之旅的過程,這次簡單明白,中間一方白舞台,三位身穿飛行裝的音樂家們爬進觀眾席作為開場,一開始讓人耳目一新的有:運用了谷阿莫的網路剪接語言模式,快速簡單地介紹佛法得道的故事,乾淨俐落不囉唆的主軸,加上許多網路交談如科科等用語,一開始就有不俗的表現,接著以小甜甜的主題旋律,以及美聲唱法來唱出探詢長生不老樹的追尋。


圖版提供|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攝影|李欣哲

中間運用了一些如韓劇中的流行符碼將禪意與智慧詼諧地融入劇情中,以繩子在舞台上玩出「洞」的種種變形,也用得非常巧妙,當然音樂也是整齣戲的靈魂所在,如同空氣般的充盈存在,而且這還算是音樂劇,三位主要演員都是唱將,劇團核心演員運用極佳的肢體與身體能力,建構起月球上一切的不真實。 

相較於上一部複雜的投影,文字的充滿,二部曲乾淨純粹。上次登月的趣味,在於旅行團的意義,一行人間的各懷鬼胎,中間的過程也都豐富好玩富有禪機,反而在後半段時出現斷裂,這次的還好,只有在謝幕前交代了禪門公案,但到底要如何以戲劇來點破或不點破禪機呢?西方以荒謬來驗證存在主義,禪門的奧妙,除了如文字般的描繪之外,有更恰當的表現方式嗎?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