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孵夢劇場II 作夢也想不到的是
分享 | 瀏覽數: 946
|

孵夢劇場II 作夢也想不到的是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 2015年10月17日 01時16分


攝影|林政億

世紀當代舞團總監姚淑芬對於提拔新人不遺餘力,不僅推介了新生代的創作者,同時也培訓了策展與製作,讓「孵夢劇場」系列成為實戰的舞台。 

「作夢也想不到的是」是由三段作品構成。第一支作品是張雅為編舞的《No Answer》。這已經是這一年內第三次看到雅為的編舞,都很不同,一個是個人獨舞編創,第二個編舞作品《愛的故事》,拿下今年臺北藝穗節舞蹈類大獎,非常當代風格;《No Answer》以愛情為主軸,玩了許多戲劇性的元素,性別的議題,雖然同樣有愛情中甜蜜相處分手背叛憎恨傷心情慾等等部分,卻也用了戲劇演員的陳述,打開日光燈,介入男女舞者的感情世界,戲劇性的雨聲,傳達了內在的黑暗,即時影像傳送演員從表演空間走到劇場外的疏離影像,槍響,血漬,充分運用了演出場地中唯一的窗戶。

短短20分鐘塞進了豐富的想像,關於愛情,關於他者,關於絕望,關於毀滅…。年輕的雅為,創作正旺,多方嘗試摸索,不純粹滿足於舞蹈本身,吸收各方不同的的可能,試驗精鍊,值得期待!但是戲劇演員掌控了發言權,舞者只能靠肢體傳達意念,即便二者的能量在整體中而取得不錯的平衡,但是角色的內在轉折就相對疲軟,男舞者如何在感情上周旋於女舞者或無性別的演員之間,那個愛情是蠻橫而毫無道理毫無邏輯,也許只是為了凸顯作品名稱《No Answer》。

張雅媛在2013年第14屆的舞躍大地,以作品《A Time》拿下年度大獎,這次獨舞的編作《#F0F8FF》是三個作品中最完整成熟,無懈可擊的完美。舞作名稱來自於色票的號碼,#F0F8FF是「冰雪奇緣」中ELISA的藍色。舞作一開始,她身穿薄衫位在左上舞台,背光斜打,在牆面上製造出張揚的表現主義陰影,Soft core的軟性音樂,在背光下呈現出迷人的女體,倚靠著牆面,舒緩著扭動的身體各個部位,展現肢體各種細微而迷人的神秘氛圍,隨著音樂的進行而褪去長衫,以最直接純粹的身體律動來表現生命的美好,結尾也非常好,並沒有在音樂達到最高潮時收掉,反而回到初始狀態,在後門邊的回眸癱倒作為尾聲。

44-22的作品《慢性 駸壞》企圖透過戲劇語言的節奏性與重疊反複,在空間中成為聲響,也呈現出一種對食安的控訴,只是戲劇的語言力量太強大,相較於整場從頭到尾的投影影像,與舞者間的互動,顯得各司其職,女舞者有搭配著演員的動作或是那共同構成的聲響而舞,但是與影像與演員之間的互動並不平衡也缺乏關連,後面的影像也在演出,但看不出來與現場演出之間的關連性,三者之間的拼貼削弱彼此,只留下演員語言上的控訴。我有想過最不相關的是影像,也許我沒有看出影像在這齣戲中的意涵,雖然影像如配樂一般的襯底不至於造成干擾,但若完全沒有影像,整場演出也會好一點,但也單薄了些。


攝影|林政億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