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落漆魯蛇》
分享 | 瀏覽數: 531
|

《落漆魯蛇》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5年10月01日 17時26分

  落漆與魯蛇都是近年來的流行語,指的分別是丟臉與輸家,不過當落漆成為魯蛇的形容詞時,代表的會不會是魯蛇的失格,失格的魯蛇會是溫拿(winner)嘛?兩名擅長在街頭創作的藝術家進入替代空間展出,會展現出什麼不同的特色呢?

  9月26日至10月11日,Candy Bird與MR.OGAY兩位1980年後出生的街頭塗鴉藝術家在自由人藝術公寓展出《落漆魯蛇》,共展出數十張作品,包括草稿、拼貼、壓克力顏料與現成物等媒材,展現出與街頭不同的風貌。

  從圖像上來看,兩位藝術家都是相當成熟的創作者,已經都發展出自己風格與象徵物,兩位藝術家都是相關領域訓練出身,也分別在各種獎項、展覽與媒體上發表並獲得肯定,顯然街頭塗鴉的類別已經被藝術領域所接納,"壞品味"或是"次文化"等標籤已經不是問題,至少在2013年的亞洲藝術雙年展Candy Bird的作品就受邀展出,而且是極顯目的入口處。

  本次展覽中Candy Bird展出的主要是插畫與漫畫,主要是以反映社會文化為主,MR.OGAY的作品較為多樣化,除了以壓克力顏料將其風格化的圖像呈現在畫布上外,也包括了數張海報拼貼;一個有趣的觀察起點是,當兩位成熟的街頭藝術家轉換場域展出時,他們所表達的與街頭有什麼不同?採取的策略又有什麼不同?

  在這次的展覽中,兩位藝術家在形式上採取的策略基本上都是保守的,Candy Bird以傳統的表框形式展出,MR.OGAY雖然較多樣化,但都還是很常見的形式,也就是說依然服膺於藝術場域的規則,甚至這次可說是以適合交易的形式為主;不過在表達的內容上,兩者的策略就有些不同,相較於街頭的作品,Candy Bird展出的作品運用了更多的文字,較具說明性,類別上更傾向於漫畫,MR.OGAY的作品則是更個人化,在寓意上更為抽像。

  如果光從藝術領域來看,可能會以收編的態度來看待這樣的策略,但是兩位藝術家同時依然在街頭創作,如果藝術領域可以支撐藝術家的生活,讓他們的想法持續影響更多人,讓更多人免費欣賞,或許也可以說是藝術領域的擴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