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愛情與政治間的矛盾衝突:《愛的兩國論》中的政治批判
分享 | 瀏覽數: 318
|

愛情與政治間的矛盾衝突:《愛的兩國論》中的政治批判

Author: [2015年特約評論人] 邱誌勇 , 2015年09月29日 15時16分

評論的展演: 《愛的兩國論》


圖版提供|讀演劇人

《愛的兩國論》是讀演劇人的第五號作品,也是繼《玫瑰色的國》後,深具政治批判與諷刺意義的創作,在一觸即發的權力攻防中,讓兩岸間複雜難懂的主權關係轉為男女關係。從一堂政治學下課後的空蕩教室開始,精靈般的男女關係從牆壁上的塗鴉插畫中跳出,抱怨著政治學老師的枯燥無聊,透過翻轉教室成為一個遊戲空間,以角色扮演分手後的男女再次碰面的五個夜晚,演繹兩岸矛盾衝突的政治關係。

《愛的兩國論》透過「證明題」的演算規則,實踐愛情/政治中複雜難解的議題,並挑動當下政治情境的敏感神經,透過風趣幽默且詼諧的語調,調侃男女關係裡的愛慾、利慾、佔有慾及控制慾,其中的政治語言的戲謔與曖昧,更讓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們有著深刻感受。劇中讓「政治學」成為一齣「戲」;「課堂」成為「演戲」的空間,並透過「粉筆」的隨意揮灑,成為「造景」與「轉場」的工具。

在敘事結構上,《愛的兩國論》透過「劇中劇」的方式,讓觀眾猶如經歷了一場如夢似幻,卻又極度貼近社會真實的過程。劇中角色以「先講的人說了算,另外一個人必須照著演下去」的規則,考驗著彼此的互動模式。然而,特別的是,五個夜晚中的「演算規則」幾乎是在「各說各話」沒有交集的情境之下,讓「反應端」的男性權力漸漸地凌駕看似掌握「話語權」的女性,用以諷刺霸權的中國看似處處禮讓處於弱勢的台灣,但實際卻讓台灣幾乎毫無自主的經濟、社交與自由。此外,控制權展現在男女雙方如何搶奪播放音樂與投影遙控的過程,呈現彼此權力的相互箝制。透過聲音與投影的控制,更讓劇場中的音樂與燈光設計具備讓情境游移於「劇中劇」與「劇」之間,成就主角與劇場設計間更為主動的功能。

更重要的是,這場涵納「五個夜晚」的戲,從男主角成功的「爬上床」(入門)、添購新傢俱來「掌握家中擺設」(經濟)、以男人非管女人的事不可的「權力凌駕」(政治)、安排男人不在家卻箝制女人所有行動的「行為控制」(社會),到從昏迷中醒來的「衝突與矛盾」(意識形態),隱喻著中國想望台灣的「歷史情結」,以及台灣對中國在態度上的「雙重人格」。

再者,《愛的兩國論》也透過女主角有金主(乾爹)諷刺台灣依賴美國的關係、以「只是交易、不談感情」轉喻「經濟合作、避談政治」、以「女人在房內過自己想要的生活」隱藏著類似「五十年不變」的政治承諾,以及用「這個房子裡的所有一切都是男人花錢買的」來影射台灣對中國在經濟上的傾斜與依賴。劇中除了處處充滿了政治諷刺性的隱喻言語外,更直白地將「九二共識」等政治名詞搬上檯面,從男女互動中的情感關係,演繹兩岸政治現實中的矛盾關係。

最後,較為可惜的是,《愛的兩國論》既然以「批判政治現實」及「諷刺當局時政」為核心命題,最後的結局卻是強調沒有藍、綠、紅,只有白,以及男人讓女人離開房間;以一廂情願式的妥協和解,營造歡愉的氛圍,讓兩位主角回到牆上插畫的圖像中,鐘聲再度響起的氛圍中結束,使得結局的段落似乎失去了「時事諷刺劇」的犀利觀點。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