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入戲的舞者—Mr.R 2.0-烏托邦
分享 | 瀏覽數: 871
|

入戲的舞者—Mr.R 2.0-烏托邦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5年08月20日 14時49分

圖版提供|體相舞蹈劇場

借用雷蒙‧艾宏「入戲的觀眾」為題,體相舞蹈劇場的編舞家暨舞者李名正,擅長在舞蹈作品中創造角色,藉由角色入戲來達到一種「出神」的狀態,而「出神」也回歸到舞蹈最初的儀式。而舞名「烏托邦」,如此龐大而辯證的命題,如何以舞蹈呈現?雖然好久沒看名正的創作,但也不意外。舞台視覺非常顯眼強烈也非常不舞蹈,以巨大的狹長三角錐體為基本元素,狹長如尖刀般的三角形底部垂直連接另一個狹長三角形底部,尖端垂直連接尖端,建構起兩個交叉的大方框,主要的表演區域地面也由兩個交叉狹長三角形傾斜舞台所分割。後高前低的落差,空間中還有半個菱形體的裝置懸吊於半空中,完全不同於一般舞蹈需要一個完整空間給舞者施展,自然也限制了大動作的可能,而增加了戲劇性的張力。 

以古典音樂入舞,現代芭蕾的肢體感,紅色的服裝,五位如精靈般的舞者,構築起想像的國度,第二段李名正的獨舞,全身白胸口有一抹紅,頭上戴著紅兔子的面具,以極度的專注投入角色,那樣的入戲,如同林懷民的「九歌」,如同林麗珍的作品,是一種集體的出神狀態或是共同參與的儀式行為;「Mr.R 2.0-烏托邦」卻是只有李名正一人進入那樣的狀態,與其他舞者形成強烈的疏離,這樣的疏離放之於人際關係或是個人價值中,就很能貼切地詮釋出編舞的企圖,也許反應的是社會的現象,也許是侯孝賢「刺客聶隱娘」的孤獨。

第三段舞一開始以為是以偶戲入舞,女舞者手執偶,雙手操控偶的雙手,小腿成為偶的腳移動著,宛如李名正頭戴紅兔頭的縮小版,但後來這個偶竟然自己動起來,才發現原來是小小舞者,在燈光的掩飾下,宛若幻術般的過程有讓我嚇一跳,然後逐漸明白是生命的歷程,小小舞者與父母間肢體的互動,被編作成極為有趣的動作組合,與大舞者們的互動,以精準的細節,流暢唯美的構圖,與名正時而猙獰時而快速抽動的自我狀態,形成強烈對比。

那樣的對比在這個橘紅色的夢幻空間中,彼此共同存在,卻也產生強大的戲劇性,是不安的狀態,還是社會現實的呈現?造型相同的小小舞者,安靜而柔軟,也成為安撫這樣對比的力量,而演繹出極為奇特的風景。小小舞者是名正與品儀的女兒,也讓人很容易解讀成家庭的關係,親子夫妻間的關係,權力情感間的拉扯,也能放大到社會國家甚至是人類之間。

從這個作品可以看見對立與和諧的共存,大小兔先生最後並沒有共舞,現實畢竟是現實,無法妥協的堅持也呼應了聶隱娘的世界,而這也是創作者目前的狀態啊!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