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你雙眼闔上我滅亡》  
分享 | 瀏覽數: 694
|

《你雙眼闔上我滅亡》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5年07月24日 17時46分

評論的展演: 2015數位藝術方舟策展案「你雙眼闔上我滅亡」


圖版提供|陳韋鑑

     「那個你不要看,走啦」一個媽媽拉著國小的孩子快步走向展場深處,她尖銳的聲音迴盪在展場裡,我不禁疑惑,如果是反對展覽所呈現的性別多元議題,那麼為什麼還要扯著孩子向展場繼續快步走入?或許這個場景顯現的正是藝術的效應。

  6月6日至8月16日,國立台灣美術館數位藝術方舟舉辦《你雙眼闔上我滅亡》,由同是展出藝術家的陳漢聲擔任策展人,邀請張博傑、徐叡平、賴宗昀、李冠宜、彭徵維、王博彥、溫馨、游惠喻國內共9位藝術家共同展出。

  策展人在文宣中提及,「『你雙眼闔上我滅亡』是一個愛情的政治宣言,亦是一個宣言式的愛情政治」,甚至在新聞稿中直接提到,「透過藝術,『你雙眼闔上我滅亡』展將帶領觀眾去思考「多元社會、婚姻平權」的可能性與發展性。 」 對保守又傳統的公部門來說,這是相當罕見的直白。

  不過在策展的策略上來看,策展人相當熟悉一般大眾在性別議題的輕重所在,例如第一件作品,<飄動的彩虹旗>中的大螢幕,以電腦動畫將六位男子舞蹈式的互動以DNA的造型旋轉,同時在小螢幕中讓這六位男子述說自己的直男或是同志身分與相關經驗,而最後的<自由的邊線>則是藝術家以路人如何面對中正廟前廣場上的一條線,象徵出生活中被宰制的那條線。從直述到抽象的策展手法其實並不是所謂的輕重所在,而是關於中產階級對於性別議題中性解放議題的界線,很準確的本展中被掌握,即便是<色色的>談及初夜經驗,也被視覺抽離,最直觀衝擊的可能是<男朋友/女朋友>但是一旁的訪談卻將衝擊拉回到人的故事裡。

  在展場入口的是藝術家們的訪談,大部分的藝術家都會提及創作是從自己出發,然後認為藝術可以作為平台,提供不同的面向來回應這個議題,這幾乎是種從藝術場域出發的社會運動,性別議題本身就攸關每個人的自我認同,因此如果一般觀眾平常可以接受觀看藝術家在精彩形式後的喃喃自語,顯然就沒道理特別針對個別議題裡的自我梳理感到被冒犯,更何況在中產階級良好的現代性教養下,在美術館給予作品合法性的場域裡,觀眾如何在藝術與議題中徘徊,顯然是個有趣的教養與認同體驗。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