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漢序字順並不影響讀閱
分享 | 瀏覽數: 515
|

漢序字順並不影響讀閱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 2015年07月20日 21時52分


圖檔提供|蔡承翰

這是劇名,沒有寫錯,沒有多少人能正確記得,但也呼應了你所看到的正確意義,是滴,『漢字順序並不影響閱讀』,即使顛倒錯誤了一些地方,所有人都能正確解讀。所以這齣戲是將漢字順序胡亂拼湊的演法嗎?我也是因為這般的好奇才去看的,想看看到底漢字遊戲還能怎麼被解構怎麼被拼貼?

但這齣亂七八糟的戲,演出也與劇名無關,但真的無關嗎?我好像也在其中看到了如劇名般的趣味,故意的錯置,像是卡爾維諾「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那接不上章節的錯印,會影響閱讀嗎?也不見得,如蛛網密佈的塔羅牌結構,自會找出一個線性,自我茲長成一個故事。

這齣亂七八糟的戲,卻也玩出了許多我在劇場中的首次體驗,活生生的公雞在面前被趕著前行、YOUBIKE牽到了牯嶺街的二樓、結束時的散場,如同看病等待跳號,拿著入場時領的號碼牌,隨著燈號,依序離場。演前導聆也一樣亂搞,變成了越南語教學。

那這齣亂七八糟的戲到底有沒有啥劇情呢?恩~其實好像有講一個演員被解Call後,突然多出的平凡又無聊的一日生活,也許兩日吧,但這段鬆散的演出,是由剛開始以動物擬態進場的演員,聯合達成的一日故事,怎麼說呢。基本上運用了漢字的六書: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運用這些「方法」套用在演員的身體與物件的利用之上,所謂物件是觀眾入場前就已經用透明塑膠袋包裹吊掛在半空中的形形色色的東西或道具,人的身體可以變成桌子般的象形,隨便一個直立物件可以假借成門把等等,看似兩光,卻有著緊湊的切換,那些永遠在劇場中無關緊要的切換,都被仔細的放大檢視。

這樣無關緊要的風格陸續延伸到後面幾段的表演之中,但是我好奇的是,這些物件彼此之間的關係?這些道具從塑膠袋裡出場的時間都被控制得很精準,如果道具A換成道具B或C可以嗎?反正都是運用漢字在形義上的拆解,先後有沒有關係?又為什麼是這個而不是那個,物件的選擇到底有沒有其他的隱涉呢?或是一開始進場的猴、兔、雞、牛、馬、貓頭鷹面具,為什麼是這幾種呢?這之間有什麼關連呢?十二生肖沒有貓頭鷹阿?

這些問題讓我對後面的演出分了心,我也沒有答案,如果前面一大段的物件彼此間有著精心安排的設計,而且又能夠讓觀眾發現其中的趣味,那將與劇名的趣味相互呼應,要是沒有,那走的真的是那樣無關緊要的結構錯置風,也決定了創團試作號的風格,到底是那個團?節目單裡頭只有集體創作/擠体瘡作這幾個字比較像是團名!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