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科技身體中的多元性別議題:評「你雙眼闔上我滅亡」
分享 | 瀏覽數: 920
|

科技身體中的多元性別議題:評「你雙眼闔上我滅亡」

Author: [2015年特約評論人] 邱誌勇 , 2015年06月23日 12時53分

評論的展演: 2015數位藝術策展案「你雙眼闔上我滅亡」

性別二元對立的傳統思維論述已經在當代社會情境中被不斷的挑戰,而在晚期現代(late modern)或後現代背景中,藝術實踐的一部分便是透過公然反叛,進而主張所有的界線都非常模糊(an ambiguation),性慾以及性別sexes and gender與文本一樣都是不確定的indetermination。現在的性別討論中,這樣的模糊很容易分辨,透過酷兒理論、雙性、變性、賽博理論、混種的模糊性,男性與女性之間已然超脫二元對立,向前推進。透過不確定產生的模糊,戰勝過度簡化的二元對立,而同樣的動力因素也可以應用到性別戰爭gender wars)上。「你雙眼闔上我滅亡」一展正是將近年來性別議題逐漸成為社會現實的情境轉化為一個宣言式的展出,正如陳漢聲在策展論述中表明:此展「是一個愛情的政治宣言,亦是一個宣言式的愛情政治」。「你雙眼闔上我滅亡」所拋棄的定義姿態,恰切地符合了上述當代模糊的情境思維。

「你雙眼闔上我滅亡」以批判二元慣性、情感換置與可視遺忘為命題,透過符號、圖像、性別的對立思考,表意日常生活中的你我,並批判性的表意性別認知如何被建構並實踐的過程。在這種現象學式唯物主義的論點中「你雙眼闔上我滅亡」隱約地「存在身體」lived body為一個執行活動的身體,並強調世上存在各種人體具體化感知的可能性,允許我們以各種觀點去經驗這個世界。簡言之,此展的藝術家們所導引出的身體經驗是橫亙在「文化架構性的身體觀點」與「經驗性的身體」,並著眼於真正的問題應該是身體體現的觀念仍端視該觀念與身體的感知經驗有無結合。


陳漢聲作品〈飄動的彩虹旗〉

在此展中,陳漢聲的《飄動的彩虹旗》、彭徵維的《他和她》、李冠宜的《色色的》、徐叡平的《共生》、游惠喻的《日糸糸頁》、溫韾的《男朋友女朋友》、王博彥的《黑暗裡我們相遇》、張博傑的《地圖詩歌:台北系列/「帥哥」、「正妹」》,以及賴宗昀的《自由的邊線》九件作品不約而同的涵納著「主體活動的匿名性the anonymity of the active透過模糊性的創作策略,在美學感知上展現出無法辨識之性別區辨。正如梅格洛龐蒂所不斷強調的,身體感知是前概念的也是前文化的,在身體的感覺之外,是完全沒有經驗的存在。同時,也透過傅柯批判性的身體論述控訴著當代身體政治中的文化身體身體客體化現象。

不言而喻,當代社會的「論述形構的主體」是多重權力機器的交錯與論述的增殖,還有規訓技藝的發展不斷的穿刺主體的內容,主體被架構在一組組的論述之上。主體通過論述認識自己,但沒有一個論述不交錯著權力的基因,以致主體似乎成了一種「權力效果」。這種主體被規訓技藝、論述形構與權力機器佔據穿刺的現象,正是所謂的「去主體的危機」,「主體」成了一個完全「外翻」式的東西,面目模糊。依此可知,「論述」是權力的通道,它運作建構了有關理解和思考的最基本視角與範疇,它是被組織者和被規範者(從發動論述的權力機器的角度來看)也是組織者和規範者(從被它所建構組織的客體、甚至主體來看)。據此觀點,「你雙眼闔上我滅亡」正是透過科技形式的影像論述批判著傳統權力觀的論述,並直指問題核心本質,在自我矛盾與辯證運動中,在展示的空間中產生對話關係。
展場 - 溫馨<男朋友∕女朋友>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