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擬象》雙人展在107 
分享 | 瀏覽數: 389
|

《擬象》雙人展在107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 2015年04月12日 15時10分


圖檔提供|陳韋鑑 

 

  宛如蒸氣龐克風格的人類肢體零件與仿造植物造型的幾何集合體,在傳統雕塑台上一起展出,雖然以《擬象》為題,猛一看會以為是談"擬像",但是在展場中可以看到的是"模擬與象徵"的精細演出,不只是停留在金工炫技的層面來吸引觀眾,試圖展現藝術家的思考與想像。

  4月4日至4月26日,《擬象》王譽霖+廖建清金工創作雙個展在台中107畫廊展出,王譽霖展出部分以金屬與現成物結合,模擬人類器官或生活物件;廖建清則是以植物造型改變尺寸後,群聚成幾何造型,大部分作品都放置在臺座上,只有少數幾件王譽霖的作品以懸掛等方式呈現,並且在背後牆上有輸出圖像,顯示該用具的使用方式。

  如果從"藝術是有意味的形式"來看,廖建清的作品改變模擬對象的尺寸,重新群聚成有美感的造型,加上傳統雕塑臺座,讓觀眾打破過去金工作品精細裝飾的概念,成為現代性濃厚的雕塑作品;然而有趣的是,王譽霖的作品則是以精細金工與現成物結合,模擬人類脊椎或是防毒面具、眼鏡等用品,以蒸汽龐克風格延伸出工具與身體的關係。

  王譽霖的象徵並非傳統蒸氣龐克風格的仿生作法,相對於蒸氣龐克風的仿生器具,王譽霖的作品不只是取代人類身體的部分,在模擬人類脊椎的作品上,還連結了一個衣領,並且懸掛在人體背面圖像前,衣領的現成物挪用點題的連結了骨頭與肉體、內與外、影像與物件等相對的概念,同時,脊椎常常成為骨氣的象徵,而對比於衣領的外在禮節象徵。

  不過這樣的象徵手法在這次的展覽中並不佔多數,對年輕藝術家來說可能是發展中的方向,廖建清的作品雖然在形式上看似完整,但是可能年輕藝術家的條件有限,無法在尺寸的改變上有更大的對比,這是較為可惜的,也讓人期待兩位藝術家未來的發展。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