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陳依純《小黑在工廠的一輩子》 
分享 | 瀏覽數: 638
|

陳依純《小黑在工廠的一輩子》 

Author: [2015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 2015年02月02日 13時59分


圖版提供|陳韋鑑 


  可能會讓人想起某個新北市的巷弄中,一個疲累的中年男子身軀穿著鬆垮的POLO衫、拖著藍白拖從我們身旁騎著機車等著紅燈,藝術家陳依純以黑狗的頭安置在這樣的身軀上,魔幻寫實的再現了台灣獨有的勞工形象,討論的不是單一的勞工議題,而是藉由藝術語彙呈現更為抽象的存在狀態。

  1月17日至5月10日,國美館以近半年的時間,在時光天井多屏幕影像展出藝術家陳依純的作品,《小黑在工廠的一輩子2 》,該作是國美館「2015數位藝術創作案」徵件獲選作品 ,作品長約十分鐘,在十二個螢幕上以循環播放呈現。

  該作以橫向捲軸方式呈現,或許是以文人清翫的橫向捲軸形式對比工人處境;畫面中以動畫的方式呈現實物拼貼,畫面可粗分三個層次,背景包括宇宙、地球與氣泡等,中層尚有多個場景,主要是以台灣常見的中小型廢棄工廠為主,尤其是鐵皮屋頂與樓梯等,主角則是黑狗頭與男子身軀的組合,手持類似高爾夫球竿的器具,同時也有數個銀白色的炸彈物橫過畫面,同時也有蒸氣不時出現。

  相較於紀實類的作品,陳依純的作品或許不夠"揭露",可能也無法建構起對體制的對抗,不過,陳依純以拼貼的手法,招喚出我們腦海中對於台灣到處都有的中小型工廠的記憶,這種招喚是感性的,同時也是檔案的;這種招喚在每個人心中所引起的感知並不相同,然而卻是最切入小黑處境的。

  或許每個人都有認識一個小黑,可能是一群工人中膚色較黑的原住民,可能是從工業區流竄到市區甚而定居的外勞,這些失去名字的人們,在陳依純的作品裡宛如超人與外星怪獸以光波對抗著,這或許也提醒觀眾,小黑不只是小黑,小黑跟我們一樣在職場裡與怪物們搏鬥,只是陳依純展示了小黑的殘酷職場,當那些真實的鐵皮屋出現時,不用特別描寫,我們隨即可以連結那些惡劣的職場環境,甚或是新自由主義下的困境等當代議題。

  現實物的拼貼,有效的招喚出每個人記憶中的檔案,同時作品也成為當代議題的檔案,而這些檔案會如何被閱讀,會得到什麼樣的結論或許並不是重點,檔案每次的被閱讀,被連結、被招喚,依靠的是藝術語彙的有效性。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