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少女奇禱》徐飽個展
分享 | 瀏覽數: 661
|

《少女奇禱》徐飽個展

Author: [2014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4年12月24日 15時58分


圖版提供|陳韋鑑

       當台灣人的預期壽命逐漸達到八十歲時,對生命的各個階段定義顯然會開始有所討論,隨著日前巫雲鳳以《中年萌》為主題探討中年情境,近日又有以少女為主題的《少女奇禱》展出,都是以女性的角度回應過去傳統文化中不同生命階段的社會建構。

  12月20日至2015年1月18日,在「蛆;菌」展出《少女奇禱》,作者徐飽在該展的臉書專頁中提及,「我僅將那些存於過去現在、私密的公共的少女象徵引入作品鋪成其血脈,再將鑲嵌於既存意識形態中的符號撕下一隅嫁接、拼合,讓被框架收編的想像與觀能得以開展... 」。

  展出空間本身就相當特別,「蛆;菌」本身就是個很特別的小店,二樓展場其實就只是一個房間,牆上掛滿類似日本漫畫家古谷實風格的手繪作品,主要呈現型式是單頁漫畫,以不同的裝裱方式分布在牆上,同時包括在桌面與牆面上有各式的少女為主題的小玩具,例如美少女戰士等等;除了作品的靜態展出外,同時作者也於20、21兩日舉辦「少女似顏繪」活動,以觀者的角度為每天前20名觀眾畫出內心的少女形象。

  從畫面上來看,主要的敘事是從性的角度諷刺當代迷戀少女形象,操作少女的純潔形象對比出社會性建構,有一定的諷刺力道,然而可惜的是,作者雖然試圖突破社會性建構,卻陷入某種二元論,也就是說以少女代表社會性建構的純潔面向,而以不純潔的性來諷刺,這讓少女的本身的概念缺乏更多的可能性,其實只是擴大原有社會性建構出來的少女面向,也就是把惡趣味加入這個社會的少女崇拜罷了。

  其實並非諷刺的手法出了問題,問題在於作者如何面對議題的角度,如果以古谷實的成名作<稻中桌球社>來看,在搞笑的表面下,其殘酷才是引人悲哀的起點,而《少女的奇禱》目前來看還是偏重於表面現象與試圖引起效果,這不禁讓人想問,然後呢?當然,能夠看到各種不同風格的展覽這都是值得鼓勵的,也期待作者能繼續更深入的發展,尤其是「少女似顏繪」將每個人的少女心呈現,更令人期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