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圖像敘事的未知旅程
分享 | 瀏覽數: 830
|

圖像敘事的未知旅程

Author: 李明學, 2014年11月18日 14時22分

評論的展演: 11/08-12/06拉馬默提司+焦聖偉 2014 眼蟲計劃@福利社

有別於一般的繪畫創作者,「眼蟲計畫」的兩位創作者呂沐芢(拉馬默提司)與焦聖偉,兩人以一種共生的方式,執行著兩人共同的繪畫世界。創作實踐行為在此不再只涉及藝術家單一個人意志的執行,相反地,在畫面裡窺視兩人相互信賴與變更所留下的蹤跡,進而找尋兩人共同指向的創作目標,儼然成為「眼蟲計畫」十一月在福利社展出「飛碟人」展覽中,最令觀者引發好奇的面向之一。

從幾幅畫作旁播放著兩人共同創作的過程記錄,觀者不難發現「飛碟人」展覽中,大大小小的繪畫與雕塑的作品,都是建立在兩人共同創作多年與良好的默契中完成。如此的創作實踐行為猶如兩位創作者的內心故事,透過影像進行著故事接龍的遊戲,共同書寫著可被觀看的公開日記。畫面的內容,從抽象無機的筆觸開始,這樣的動作,一方面俱有打底的功能性,另一方面有如兩人共生繪畫的儀式,畫布的場域開始生長著各式各樣的色塊,接著漸漸成型,有些圖像是清晰可以辨識為生活周遭之動物,植物,礦物,結構體等,但也時常伴隨屬於想像空間中,不明飛行物,靈體與怪物的呈現,在畫面的構成之中,圖案與圖案間彼此相互串連,彷彿不斷增生的活體,兩人的觀看世界的經驗,也似乎找到一個可以同時產生共振的展現平台,彼此的精神在特定的時空狀態下於畫布上遭遇。與其說這樣的創作途徑交錯出一個超越平面性延展的敘事空間,或者更近乎一種接近三維或四維向度的精神世界,因為兩人的內心時空畢竟不可能是同步的,所處的空間環境也多少有所不同,即便面對類似的環繞景象,生命體驗與個人對事物的反映,在不斷生成與消解的繪畫過程中,纏繞的是共感的美學認同,彼此同意的構成共生畫面。

當觀者走進創作者所製造出的一個敘事迷宮,想要找尋主角進而理解其故事架構這件事成為不可能,更貼切的說法是,每個出現的物件、生物、植物等都俱有成為主角的特質,任何一個奪取第一眼目光的圖像,都可以是擔任引入未知旅程的嚮導,這也使得觀者在這沒有特定入口的迷宮中,更難找尋到一個簡單的出口。進入這瑣碎且隨意分佈的串聯圖像群中,難以歸納屬於非直接敘明的繞道敘事,伴隨兩位創作者互相建立也同時消解的創作過程,遺留下來可見的圖像其所揭露的什麼?被覆蓋若隱若現的空間暗示了什麼?被抹去只能在記錄片段中尋獲的顏料造訪過程,其所堆積出的意義是什麼?都成了未知與引人入勝的元素。除了部分繪畫以外輪廓予以不明飛行物或外星生物的暗示,觀者進入單一個創作者也無法全然掌控的未知的圖像導引中。換言之,「眼蟲計畫」裡這種放鬆式的控制,在極度絢爛的高密度視覺經驗中,畫面所呈現不只是圖像所能指引出的想像可能,二人與畫面三者所建立的特殊創作關聯性與方式,不僅是呈現承續性的混雜視覺經驗,也同時處理了跨越單一邏輯敘事的可能。畫面中難以去清晰的闡述直線式的敘事時間關係,更沒有空間上需被合理化的必要,圖像交雜的裡應外合與兩人的精神共鳴,似乎處在某種時空交錯的暫時停滯,在被觀賞的畫面中,在圖像群此起彼落的展場裡,在觀者與畫面遭遇的片刻之間延宕著。

 

相關評論:不是熊熊維尼‧是雄雄合體 ──拉焦二人組的「眼蟲」計畫 -- 李俊賢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