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Second Body」--安娜琪舞蹈劇場 X 叁式
分享 | 瀏覽數: 820
|

「Second Body」--安娜琪舞蹈劇場 X 叁式

Author: [2014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4年11月06日 02時37分

評論的展演: 10/31-11/2「Second Body」安娜琪舞蹈劇場 X 叁式 @表演36房

圖版提供|安娜琪舞蹈劇場、攝影|王玟甯

舞蹈與科技藝術合作的案子,我們從編舞家謝杰樺的身上,就可以看出演進的過程,從第一次在鏡框式劇場玩的投影互動,影像的強大將舞蹈整個吃掉,一直到今天在表演36房的場地,找到了一個平衡點,舞蹈與科技藝術發揮出一加一大於2的成果。 

這次方形的舞台,四面都有觀眾,四方形四邊的中點更有一台體感器與投影機,舞台正上方有個抽氣風扇與兩台體感裝置與投影機,一個舞者獨舞。 

大多數的科技藝術,都會使用投影,,過去在劇場玩投影的始祖,首推捷克的舞台設計大師史瓦波達(Josef Svoboda,1920-2002),他將電影的放映機掛在燈竿上,影片的估影變化成為照明與氛圍的呈現,同時拍攝的影像內容投射在他精算後的景片或是裝置上,造成如夢似幻的效果,而如今投影機在劇場中的運用,已有更上層樓的超越了。 

或是美國編舞家艾文尼可萊茲,過去用幻燈機投影,設計巧妙的幻燈片,要精準地CUE到舞者的肢體動作,甚至將幻燈片上的七彩顏色與肢體形狀,剛好投到舞台上舞者一致的動作身上,配合得天衣無縫,造成奇幻的視覺經驗。如今搭配上體感裝置的投影,要怎麼玩就怎麼玩。但體感的感應還是有時間差與追焦的落差,尼可萊茲追求剎那間的精準,還是有些不同。

我看的表演者是林人中(沒看到的另一場是專業的女舞者),他並非科班舞者,但經歷林文中「小結」的身體訓練,以及海外駐村身體表演的洗禮,在身體各部分關節骨盆軀幹等的拆解移動上,有了一種獨特的魅力,成為獨舞者的吸睛魅力。

因為身體的質感,投影的影像在他身上,四個方向體感追蹤,投射來的影像,包圍他的身體,沒有很大的動作,都是細微身體關節的運作,以致於影像爬上全身,加上挑很高的屋頂頭甚下來的影像,堆疊出動感的風景。

節目開始十分鐘是全黑的舞台,只有跑步與喘息聲,環繞整個方形的空間流轉,即使全黑我們也能夠聽音辨位。方形的舞台,佈局工整的投影以極為數學的角度偏斜投影修正,嚴謹,精算,甚至連噴煙的秒數也準確控制。而舞蹈呢?獨舞者的身體變化與移動是否如科學一般,還是充滿著不確定?因為是獨舞我們不得而知,但因為有體感裝置,獨舞者在一定的空間之中有很大的自由度,這個作品成功分野出科技與舞蹈的特質,而且讓彼此唇齒相依,缺一不可。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