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身為凡人 As a mortal
分享 | 瀏覽數: 492
|

身為凡人 As a mortal

Author: [2014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4年10月23日 11時02分

評論的展演: 《身為凡人As a mortal》

展覽日期:2014/9/24~10/20
展覽地點:Art aNew gallery cafe (台中市西區精誠五街32號)

清晰與模糊某個程度上都是相對的概念,如果要以能夠理解的程度來判斷清晰與否,"理解"本身卻又常是另一個命題待討論,陳小虎所策的《身為凡人》以模糊的影像為主,充滿著無法判斷訊息的圖像,這些模糊影像或許呼應陳小虎在展覽文宣中引用「人們必須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 除了生命的重複與徒勞以外,似乎也呼應影像的生命,從製造到被觀看到淹沒在訊息的大海中。

  9月24日至10月20日在Art aNew - gallery café展出的《身為凡人 As a mortal》,由該空間負責人陳小虎擔任策展人,邀請十二位展出者的攝影作品,共兩百餘幅展出,主要是以A4尺寸彩色影印排列在牆面與地板展出,一樓展場中間有數條繩索交纏由天花板垂下,中間為紅色繩索,二樓除了一樣有攝影作品外,同時亦有一單頻錄像作品《Idiot》,該作以魚缸中悠游的金魚錄像為主,文字彷彿是金魚自白,直言自己跟人類差不多,有吃有喝,最後以"幹,我不是金魚"等作結。

  展出的攝影作品是由陳小虎在其臉書上公開募集而來,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募集時的題目是攝影師自覺是"模糊"的照片,最後陳小虎將所有投稿的照片全數展出,錄像作品則是陳小虎自己的作品,而在一樓展出空間的正中間,垂下的糾結繩索彷彿指涉訊息的傳遞或是觀看者的狀態。

  這些模糊的照片是伏貼在牆面上,偶有空缺的排列方式很容易讓人聯想起過去映像管螢幕呈現的狀態,那些空缺的部分讓照片們彷彿成為影像的元素,照片的訊息本身已經不再重要,這種翻轉讓人想起麥克魯漢的「冷/熱媒體」概念,如果說在麥克魯漢談的「冷」是指需要投入更多的關注去填補細節,我們會發現陳小虎在這裡操作的就是這個冷/熱的變換,他屏除那些清晰而喧鬧完整的各種影像,募集模糊的影像後,去脈絡的成為解析度的元素,讓觀眾自己投入更多的細節,讓作品變冷,在這個冷熱交替的過程中引發觀者認知影像所帶來的訊息邊界的爆炸。

  或許策展人並非從麥克魯漢的概念出發,但光是從網路募集"模糊"為主題的概念,並且以影印的形式全數展出,加上糾纏的繩索裝置,這些都能看出策展人對於當代大量影像的產出有一定的看法,有趣的是,陳小虎本身就是藝術空間的經營者,而從他製作的錄像中,彷彿在訴說著影像與觀眾的如魚得水,但也訴說著影像對當代觀眾的圈養,似乎是連經營者也難逃其中。

圖版提供|陳韋鑑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