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山的行走》古國萱個展
分享 | 瀏覽數: 757
|

《山的行走》古國萱個展

Author: [2014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 2014年09月04日 15時42分

圖版提供:陳韋鑑

許多政府機關都設有文化走廊等相關展覽空間,雖然近年來逐漸擺脫政令宣導,不過可能是因為公部門的保守心態,一般常見的展覽多是以傳統媒材為主的作品,雪霸國家公園遊客中心目前展出的《山的行走》則是罕見的以裝置手法展出。   

7月23日至9月30日,雪霸國家公園汶水遊客中心舉辦古國萱個展《山的行走》,古國萱是近年來少數主要以剪紙為表現方式的年輕藝術家,展場正中是綠色的巨幅雪山剪紙,全長890公分,至高點為270公分,擺放方式依登山步道的彎曲,並依比例剪出山型輪廓,同時依序從武陵出發的雪山入山口,經過七卡山莊、雪山東峰、三六九山莊等地標示出來,並在下方紙面上鏤空剪出相關地景圖像,紙面上同時有藝術家手寫字句。

  

展場後端則是另一巨幅剪紙,上有鏤空的動物等圖像,藝術家同時也用投影機投影登山景象於其上,而巨幅剪紙與牆面有一定空間,觀眾可以穿越其中,同時也會看見投影透過鏤空圖像於牆面上,陰影與圖像在此有兩層的互動,在另外兩面牆上則是大圖輸出山上的景色,並於其上黏貼相對應海拔的白色動物剪紙。   

近年來以剪紙為創作手法引起注意的藝術家包括吳耿禎等,在剪紙的使用上或多或少會回應剪紙本身的文化意涵,在圖像語彙使用上能夠脫離傳統的並不多,古國萱的作品則是很明確的擺脫傳統,將剪紙視為單純的媒材,並且透過剪紙本身的空間感營造圖像與空間的對話,同時利用剪紙本身陰刻/陽刻的手法在圖像上作互文,這種從平面到立體的空間對話目前來看尚屬趣味,尚未成為藝術家在形式上的思考主軸或是討論的議題。   

會提出形式問題主要在於古國萱對於剪紙的詮釋已經超過傳統的裝飾性,就媒材的開發而言當然令人欣喜,然而,以兩面攝影出圖上的剪紙伏貼為例,媒材的語彙掌握還是有待釐清,作者從鏤空轉換到伏貼,但是看不出來這兩個技法在使用上的差異殊為可惜;年輕藝術家突破傳統剪紙語彙是很值得鼓勵的探索,從古國萱近年來的展覽可以看到,包括互動等方式都在她的嘗試範圍,這樣的嘗試讓人對她後續發展充滿期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