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吳政璋<台灣美景>  
分享 | 瀏覽數: 955
|

吳政璋<台灣美景>  

Author: [2014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 2014年08月04日 18時06分

評論的展演: 台灣「美景」 / Vision of Taiwan


圖版提供| 陳韋鑑

 

      近年來很多人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然而從總統府到美麗灣,吳政璋置身在<台灣美景>中,失去臉孔的身體在各個深具臺灣特色的景點站立著,彷彿是失去臉孔的風景,相較於舊作原有的照片融合在活動影像與聲音中,增添更多引人思考的氛圍。

  7月30日至9月22日在Art Anew gallery,吳政璋展出<台灣美景>,現場主要展出三張照片與一件活動影像,影像約有廿段落,吳政璋走入各場景,雙手舉起閃光燈,槍聲響起後整個頭部變成全白,並逐漸融入原場景的靜態照片,前兩個段落分別是站在總統府前與棒球場上的照片,第三段開始活動影像是在操場上,接著是充滿選舉旗幟的天橋、六輕工業園區前的養蚵場、魚塭旁的大量抽水管、遍佈漂流木的海灘、高樓大廈為背景的荒涼重劃區等等。

  從總統府到美麗灣、從六輕到重劃區,吳政璋所選的地點大部分是當下台灣的議題,這些議題每天在你我的視聽接收下,常常在腦海中存在著,或許我們無法確定作者以空白的臉在這些空間中要表達的到底是什麼,可以是反諷蛋頭式的身處議題中,也可以是公民表情/表態的空白,但是我們不妨將這視為是藝術家的提問。

  與過去單張平面照片展出不同,本次展覽加上了活動影響與槍聲,槍聲一響,也許藝術家可以向後跑,但是公民卻只能空白毫無臉目的呆立著,槍聲強化閃光燈將臉打白的瞬間,而活動影像則是將舉起雙手閃燈後放下的動作表現出來,這或許會讓人想起近年來選舉中的兩次槍擊案,但是空白的臉加上時間性以後,面對事件的空白瞬間被強調,而空白後呢?

  從前兩張總統府與棒球場是直接空白,還有最後一張在房地產廣告前卻沒槍聲,我們可以看到作者從照片到活動影像的操作是有意識的,這或許是藝術家將照片加上時間性與聲音的試探,讓空白成為邀請,當臉上的空白被照片停格時,空白本身也許就是種表態,然而加上時間性後,空白只是暫時,雖然影像凝結在空白時,但是也提醒我們,過去不是空白,或許也是提醒我們關於未來呢?



圖版提供| 陳韋鑑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