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Misplace創作反思
分享 | 瀏覽數: 847
|

Misplace創作反思

Author: 詹翔宇, 2014年06月05日 10時31分

評論的展演: 3/28《Misplace》




Misplace創作反思

文/詹翔宇
攝影/彭俊銘

    《Misplace》的工作時間長達一年半。如今焦點舞團《雙分子》巡演已告一段落,回顧排練的的過程,這一路走來太多美好的風景。我要好好紀錄下來。

    2012下半年我在西澳表演藝術學院交換學生。雖然人不在台灣,但在心裡,早已決定編創一支當代芭蕾作品。說實話,我對創作芭蕾並不是特別感興趣,但我很清楚我的同學之中,有很多優秀的芭蕾舞者。如果不編一個芭蕾作品讓他們展現一下,實在是說不過去。2012年年底我回到台灣,馬上有了一些構想。第一步是對於音樂的選擇。當時心中有兩個選項:拉赫曼尼諾夫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以及葛拉斯的大提琴協奏曲第三樂章。兩個曲目各有精彩之處,在編排上也各有挑戰。拉赫曼尼諾夫的音樂空間感遼闊無比,而葛拉斯的速度和強度又是那麼驚人。想來想去,最後選擇了充滿挑戰的葛拉斯。它確實讓我害怕,怕我的編舞追不上音樂強而有力的結構。在那個撞牆期,正好有機會跟音樂系好友盈甄見面,便拿出我決定編舞的曲子給盈甄聽聽。她聽了一陣子,就在咖啡廳的桌子上寫下滿滿一頁的音樂分析。盈甄的樂曲分析中有兩拍、三拍、七拍、八拍,甚至有兩個四分音符和五個八分音符組成的不平衡節奏,這些複雜的節奏互相穿梭,架構起這6分50秒的樂曲。我邊看著她寫的樂譜,兩人一人戴著一邊耳機,一起從頭開始數拍子。輕輕地,在桌上敲出了葛拉斯的節奏。理解了整首曲子的結構之後,接下來的工作就容易多了。非常感謝盈甄的幫忙。 

    既然要秀出厲害的芭蕾舞者,我便安排了幾段獨舞、雙人舞、三人舞,讓舞者們能夠適性發展。對音樂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後,正好可以把不同的音樂段落分配給合適的舞者。有的舞者彈跳力強,動作幅度非常大,就給了他們大三拍的跳躍;而有些舞者動作精準無比,則在碎拍之中挑戰其速度感。好聽地說,是給舞者展現的機會,但同時我也挑戰他們的極限。舞者擅長的動作能發展到什麼程度;在不擅長的技巧中,又要如何突破自己的慣性。除了展現個人風格的段落,群舞的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整齊度是群舞最難練的地方。這支舞作速度特別快,我必須把動作的線條方向確立,音樂節奏也要切得更小,讓所有人的動作都掐準音樂。被限制的點越多,群舞也就越整齊。

    編排舞作的過程非常幸福,我很享受聽著音樂思考畫面,還有在排練場無中生有的時刻。也許是因為這個作品夠單純,以時間和空間的錯置為發想。如同音樂迅雷不及掩耳的節奏轉變。在空間上,又如何給予一個出乎意料的轉換呢?然而編創作品之外,最挑戰我的是與舞者們的溝通。編舞者心中可以有無限的想像,但是要讓它發生在舞者身上,是需要方法的。一開始我不能理解,我的要求有這麼困難嗎?為什麼舞者還是沒辦法掌握動作重點?我花了很多時間思考,也好好地自我反省。得到的結論是:舞者並沒有接收到我的要求。我很了解自己想要的動作風格,但舞者並不那麼清楚。我必須用更精準的口語表達讓舞者明白。身體的感覺很難被說出來,但可以先精準的設定身體的外型動態;而內在的動能質感,可能要用點比喻或是聲音的引導。如果還是無法傳達,很慶幸自己也是舞者,親身示範是最直接的方法。

    也許我對動作技巧比較要求,或是舞者對於「芭蕾」這種舞蹈有很高的要求。《Misplace》號稱是新銳作品中最令舞者緊張的一支舞。在臺北首演時,舞者非常不安,沒辦法發揮平常的實力。我自己不是個古典芭蕾舞者,但我很喜歡芭蕾這種舞蹈形式,也深知它的挑戰性與壓力。彼得.布魯克在《空的空間》裡提到:「在劇場裡,每一種表現形式誕生時,就已注定會死亡。」欣賞任何藝術表現的形式都沒有錯,但我認為不需要被形式所綑綁。我告訴我的舞者:「我想藉由舞蹈看到每個人的性格,和各自的靈魂。那是一剎那的火花,是當下的生命力,而不是已死的形式。」到了巡迴場,舞者們的狀況好多了。他們學會鬆下來,面對自己在舞作中的定位。在這個狀態之下,才能跟空間互動,讓整支舞流動起來。我形容他們在緊繃的狀態下跳舞,像是把《Misplace》裝進真空包裝,準備量販。真空包看起來很完整且乾淨,但觀眾可就聞不到其中的滋味了。

    最需要感謝的是我吃苦耐勞的舞者們。我是個毫不留情的編舞者,即使知道各位都很優秀,但並沒有因此而放鬆。我對每個動作細節都很刁鑽,排練前還要來個把杆暖身。前一個排練的舞者結束排練後,看到我搬出把杆開始帶暖身課,直說太誇張了。舞者也坦然的告訴我:「對於你嚴格的要求,有時候也會想說,不過就是個學生作品,有必要這樣嗎?」我想我從來沒把它當作一個學生作品在做,作品有自己的生命,不應該被創作者的身分給侷限。在排練的過程中,我不太停下腳步給舞者喘息的機會。而舞者們也在這有限的時間內,不斷調整自己。甚至在排練結束之後,依然留在教室裡思考關於舞蹈的問題。我要對我尊敬的同學們行個大禮,謝謝你們相信我,願意跟我一起努力到最後。

    這支舞能夠完整,一定要謝謝珉萱的服裝設計,和國康的燈光設計。不知道你們是不是討論很久,或是很有默契的相互配合。燈光把大空間拉出來了,服裝讓舞者身上有自己的小空間。空間的對比形成,舞作的風格也更明朗了。謝謝你們!還要謝謝很包容我的指導老師,秋娥老師。您總是耐心地給我意見,提醒我很多沒有發現的問題,也溫暖地給予舞者們鼓勵。

    反應慢半拍的我,總覺得跟舞者們的緣分還沒盡,好像還會有排練時間。的確,下一屆的焦點舞團將在今年舞躍大地頒獎典禮上演出《Misplace》。接下來的排練時間,是另一批舞者,又會是另一段故事了。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