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自己的國美館自己救
分享 | 瀏覽數: 550
|

自己的國美館自己救

Author: 柯彥仕, 2014年06月02日 15時51分

說真的我也不想苛責國立台灣美術館,只是對其有所期待,希望它可以展現其應有的水準。拿昨天剛開幕的「壓抑的存在:塞爾維亞當代藝術」來說,台灣人普遍對於塞爾維亞感到陌生,而展出的作品多少反應了塞爾維亞近代的威權歷史,但是館方卻不願提供足夠的「資訊」給看展的人們。我深知對於塞爾維亞極不熟悉,索性了語音導覽(我第一次借),結果發現語音導覽的內容沒有資訊、沒有觀點,無法引導觀者深入理解作品,也沒有讓觀者更了解藝術家以及背景,說的淨是「疏離」、「衝突」、「變遷」、「文明」這種模糊不清的字眼,通篇都是空話,這讓我非常失望,全台灣最好的官方美術館竟是這種水準!

塞爾維亞也曾經歷過米洛塞維奇(Slobodan Milosevic)的專制統治,我原本希望能從這個展覽中看到塞爾維亞的藝術家怎麼去處理這段動盪的歷史。作品本身很精采我無話可說,但國美館的呈現方式卻阻止人們去認識台塞兩國間歷史的相似性(別忘了台灣也有獨裁者蔣介石、蔣經國),沒有足夠認識何來反思?結果就是觀者滿足於「拿手機拍拍」,這些寓意深遠的作品又在觀者心中留下什麼影響?

還有件事情我很介意,去年11月的「亞洲藝術雙年展」我個人非常喜歡,自己去或帶朋友看了好幾次。但我發現一個來自俄羅斯的影像作品字幕翻譯錯得很離譜,嚴重到會影響台灣觀眾對於作品本身認識。例如把「единство молчания」翻譯成「安靜的統一」,而不是「緘默的統一」、把「олигарх」翻譯成「獨裁者」,而不是「寡頭企業家」。我猜是因為字幕是直接從英文翻譯成中文,而翻譯者對於俄國現況也不是很瞭解,但「緘默」才能表達出影片中受壓抑的百姓、「寡頭企業家」才能反應俄國現況,中文翻譯卻如此不知所云!我因而寫信給測展人黃舒屏,結果她沒有回信,根本不鳥我!我很生氣,這麼好的作品從國外搬來國美館,無法提供資訊給觀者理解作品內涵就算了,還要受到字幕爛翻譯的干擾!這不讓人生氣嗎?

雖然標題說「自己的國美館自己救」,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救,除了寫信給策展人之外(還可能會受到忽視),還有別的辦法嗎?




相關評論

塞爾維亞當代藝術展--陳韋鑑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