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隱晦的距離:陳明德的「慢風景」
分享 | 瀏覽數: 591
|

隱晦的距離:陳明德的「慢風景」

Author: 李明學, 2014年05月17日 13時31分

         一趟旅程總離不開地點的移動 。或許是一步之間,心靈的差距之旅,亦或是跨越大氣層的火星之旅,距離的遠近似乎不影響構成一旅途的條件,但透過標記出發點與目的地的方式,類似確切性定位指標的「打卡」,似乎已變成指認兩地間差異的捷徑,許多人也藉此彰顯出某種旅途的意義。相對於可被高度辨認的景象,在陳明德的「慢風景」系列作品裡,一張張宛如風景照的繪畫,創作者去除風景畫通常呈現出的可辨認建物或地標,其所描繪對象無關乎「打卡」的地點,反倒是以「路過」的視野尋覓著其描繪的對象, 觀者找尋不到那明顯可被依附與製造出意義的風景主體,而旅途中被截取平凡到不行的過路一隅, 在一字排開無數次旅行的時間水平軸上,留下狀似連續卻具斷裂感的空間距離。

        「慢風景」所呈現的景象,不是旅者曾到達一口耳相傳名勝景點的證明,不是記憶裡到此一遊的旅遊紀念,更不是屬於誰的記憶標的物重現,其目的不在於再現某一個美麗地點,看見某一個著名建築,找尋某一特定人或物,在沒有高度辨認性的畫面裡,主角們是那叫不出名字的植物、樹林、山頭與平凡的房屋。在此,觀者看到的是旅途中屬於「中間」的莫名風景。那每每從地點A到地點B的過渡之間重複出現的景象,有到處林立的鐵皮屋、隨處可見的農田、四處樹立的高速公路隔音牆,是那麼的熟悉,卻也因其高度相似與一再出現,浮萍般漂移狀態的符號,在閱讀上指向某種未明與無以名狀的情境,創作者沒有意圖去凸顯一個可被明確說出的敘事主角,不藉由再現一個景象去喚醒過往曾經發生的事件,而是以集體記憶裡沒有根源的片面腦海裡的景象,去形塑一種意識自我旅行的條件, 這流浪式的行進,所造成無目的性的遊走,透過不斷地串聯與游移,逐漸地成為其所追尋的美學經驗可能。

       在一系列的作品中,觀者在作品與作品間的水平移動,地平線一條接著一條,彷彿經歷著創作者重新拼組的日常風景,映入眼簾的是一幕幕被刻意以薄塗式的油料疊層,細碎的筆觸,重複,堆疊下呈現斷續切片的重新貫穿,藉由再現這些風景,創作者似乎觀察到更貼近於某種模糊的影像集體記憶。有山,有樹,有房子或許還有一根電線竿,這移動中的靜止,電影裡的定格,夢中的超現實景象的停滯,似乎探討著面對片刻陌生下,被遺忘的事件,那關於不被高度關注的綠草,那被忽略的小山小景,那市井裡面卑微的匆匆一瞥,但在這喚醒不起明確意義的當下,創作者所呈現的影像停格,重新被凝視,反倒是提出了非關何時、何地與事件意義的可能,不伴隨指向特定事物的關懷,帶出某種隱晦的美感與未知,透過缺乏「打卡」效益所能告知目的性的地點,以一種不知所措的方式閱讀,彷彿經歷又斷裂又無可比擬的日常風景,這是哪裡的提問,沒有答案。或者,給出答案的意義已經不再重要。

「慢風景」中看似可輕易跨越的一步之遙,在這緩慢氛圍裡卻顯得無限遙遠。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