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屋簷下的宿命
分享 | 瀏覽數: 949
|

屋簷下的宿命

Author: [2014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4年05月03日 03時12分

評論的展演: 屋簷下 Under the Roof

圖版提供|動見体  攝影|劉人豪

「屋簷下」望文生義,講的是一家人的故事,原本是個非典型家庭,但在今日的社會下,也成為了典型家庭,父親失智、大女兒在風災後失蹤,在北部打拼的二女兒和小兒子失業,在這個屋漏偏逢連夜雨的中秋團圓之際回到家裡團圓,才一開幕就反映了社會現況。 

透過開始的幾分鐘,劇本已經勾勒出了角色的鮮明性格,媽媽一嘴輪轉的台語,對家人的尖酸刻薄的言語,是那種只有「家人」才能承受之重,而事實上,也只有如此賣命的母親,才撐得起直呼女兒兒子「臭雞巴」、「無懶趴」...透過這樣拉攏家人間親密的關係與回憶的熟悉,似乎有些超過,但也是一種家人才有的親暱。

在當工程師的兒子因為失業去百貨公司扮演中秋節兔子(被母親戲稱無喇趴的兔子,為啥不演吳剛),二姐因為失業去當酒促,兩人都想瞞住母親,父親的失智來自於大女兒的失蹤或是死亡,在劇中切換於事件發生前後的正常與不正常狀況,難度非常高的表演。同時一步一步揭露了屬於家庭中的秘密:同志、外遇、房子被強迫徵收、得癌症...,編導的厲害是將社會的縮影加諸到這個家庭之中,風災受難戶、被迫拆遷、兒子出櫃、父親外遇、健保問題、城鄉差異、家庭中的偏心等等,舉重若輕的透過一個家庭來呈現出來,而且在這個家庭如同曹禺「雷雨」中的周樸園一家,逐漸邦分崩離析的過程之中,卻因為母親因為癌症不久於人世,而為小孩算計未來,反而接受了兒子的同志身份與伴侶,而讓那許多沈重的議題,四兩撥千金般的化解,最終除了父親外遇一事仍是秘密,其他秘密都完全紙包不住火般的噴發,卻在死亡陰影與親情的包容下,轉危為安。

角色絲毫不浪費的利用,除了這一家四口,失蹤的大姊,偶而如鬼魅般的出現,偶而出現於回憶之中,同時也串演父親外遇的鄰居,兒子的同窗同時也同床,擔任鄉里的總幹事,在劇中也串也一個神秘的黑衣人,偶而伴隨著大姊同時飄上舞台,這個黑衣角色是導演手法的利用,也許如同奇士勞斯基的「十誡」中的十部電影,每部都出現同一個路人的角色,那個路人如同上帝的化身,墜入人群之中,默默看著一切的發生,如同宿命一般,觀眾也如同上帝,也如同黑衣人的角色,看著一切的發生,不可逆轉的命運橫在眼前,我們默默看著一切,看著生命的殘酷,隨為著劇中角色一起開心一起擔憂,真正進入他們的家庭之中,一起在這屋簷下度過2小時。

圖版提供|動見体  攝影|劉人豪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