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因為我們仍然有機會,重建我們所熱愛的生活。」
分享 | 瀏覽數: 1121
|

「因為我們仍然有機會,重建我們所熱愛的生活。」

Author: 洪苟, 2014年03月21日 11時49分

「因為我們仍然有機會,重建我們所熱愛的生活。」

一年多前,
南藝大的反藝術大學整併運動,
留下了這句我永難忘懷的話。
寫下這句話的,是某位我不知名的學弟妹,
登錄在當時他們對音像藝術學院改革的訴求。

再次想起這句話,我發現,這就是近年來大部份問題的答案。
(反藝術大學整併、反澎湖博弈條款、反都更、反核、反美麗灣、反美牛、反服貿…)

我們要我們熱愛的生活。
我們仍有機會。
至少此刻,我們仍相信這信仰!
反服貿,不為別的,就是為了我們熱愛的生活。

服貿的爭辯,充斥著過多的經濟利得計算。
而當我們深陷於數字算計的陷阱,
我們越想要算出個所以然來,做為反服貿的正當性,
我們就越是患了失語症。
我們忽略了數字自始至終皆是異化;它不是人的語言,是人怎能講得清楚?
但我們的財團-政體,不知去哪裡找來一部世界獨一無二的超級電腦,
告訴它認定的愚民們:

「你們未來的生活,我幫你們算出來了!加入服貿,利大於弊!」

我們都知道,這被算出了的數據,是所有人未來生活的總數。
(而且它可能算錯,並且不准我們驗算。)
能算總數的東西或許不少,
偏偏「生活」,就是無法算總數!
任何人熱愛的生活,除了他自己,沒人算得出來。

生活,
永遠是屬於個人的「部份」,絕不可能是總體的「整體」。(這我始終想到楊德昌的《一一》)
因為唯有保持其相對於「整體」的「部份」,任何個人,才可能擁有他自身的「整體」。
簡言之,生活算總體,就是否定人的生活。

那個應該已相對古老的共識,
至今應當依舊鮮活:

我不否定我是人,我不否定別人是人。

而若說要犧牲,只有一種可能,那是:

我為了不否定別人是人,或我為成全別人是人,於是犧牲了自己。

但絕不能反著做:

我為了不否定我是人,或我為了成全我是人,於是我犧牲了別人。

這就是所謂,人的立法。
非常康德(Immanuel Kant)意義下的自由(Freiheit)!

而「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之惡,即是否定了這點,
也就是說,它去勢了「人」的自由權利,服膺於金錢的自由。
由此理路之下,
我們反服貿,
即是因為反對「這協議反對人」(服貿作為新自由主義的本質);
我們也反中國,
即也是因為「這國家從來沒肯定過人」(中國作為一極權的民族主義國家)。

數學,負負得正,
但「活著」,負負永不得正。
因此,
跟一個「從未肯定人的國家」,簽一個「否定人的協議」,
何來支持的理由?

近來許多意見中,有此一說,
說臺灣的反服貿者,陷入了一個道德矛盾:
忽略了自由經濟貿易整合的服貿,必有人會犧牲,臺灣會有,中國也會有。
但這說法,忽視了一個根本差異:

臺灣人民,有條件可以表達我們的反對,但中國人民有相同條件嗎?

中國人民有拒絕富士康開血汗工廠的條件嗎?
沒有!
「為了偉大的中國(或中國的偉大),必須犧牲一些人!」(張超生導演藝謀的死屍片(更正;史詩片),《英雄》的主題。)
這種成全中國偉大(偉大中國)的犧牲,近來還有個新詮釋,叫做「和諧」(河蟹)。
所以,
若中國人民有條件捍衛他們自己的生活,我真希望他們跟我們一起反對服貿,反對臺灣財團到中國剝削勞工;我們兩國人民一起,捍衛我們作為人的權利。
但,眾所皆知,這比鹿耳長角還難!

因此,回到這句話:

「因為我們仍然有機會,重建我們所熱愛的生活。」

這就是我們反服貿的理由,同時也是我們要求的答案。

一年多前,我看到學弟妹這句話,
相當感動,
於是我請了我的好友,書法家李泰瑋(默父),以此題個這墨寶,
想說若南藝大學弟妹的訴求有進一步的發展,
就送給他們,
聲援他們對學校改革的努力!
但當時因為後續運動暫告一段落,
所以也就作罷。

我始終惦記著這句話,
此次,
當看到學生們衝進立法院,
為我們承擔起我們的未來,
我想,這句話送給這群學生再適合不過了!
於是我昨天再次跟泰瑋求這墨寶,
結果,不到幾個小時,
它,就出現在我的臉書!
感謝泰瑋題下這墨寶,感謝寫出這句話的那位不知名的學弟妹。

這句話,

送給攻佔立法院的學生們!送給臺灣!

我們大家一起,重建我們所熱愛的生活。

ps.
這位不知名的學弟妹,希望妳/你不會覺得我盜用妳/你的話,我很想認識妳/你,若可以的話,告訴我妳/你是誰,我把這句話「還給妳/你」!

歡迎大家轉貼,送到立法院。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本週熱門文章
上紅牆

1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