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漫遊在普魯斯特的氣味裡─老巷弄裡的徐瑞憲
分享 | 瀏覽數: 927
|

漫遊在普魯斯特的氣味裡─老巷弄裡的徐瑞憲

Author: 沈伯丞, 2013年12月30日 16時17分

評論的展演: 徐瑞憲「記憶的迴聲」@加力畫廊

展期 : 2013/11/16-12/14
圖版提供 | 徐瑞憲

徐瑞憲<時間記憶>


     
  霧白色輕煙裡,夾帶著一股海洋般的氣味。沸騰滾燙的鍋鼎不停的蒸騰著李安的鄉愁;也挑動著在巷弄裡穿梭的遊人。走在台南中西區的巷弄裡,你會發現懷舊是一種氣味,那些瀰漫充斥卻又無形無色的氣味分子,在空間裡持續的挑動著你生命經驗裡的不同記憶。儘管沒有瑪德蓮小蛋糕以及普魯斯特記憶中的那些異國場景,在熱鼎中的醬油、胡椒、炒鱔魚;鍋鼎蒸騰的小卷米粉湯還有蒸籠裡不時衝出的芋頭、蝦米的香氣中,你的童年記憶也如同意識流長篇小說裡的文字般汩汩流洩而出。在這個陽光晴好的味覺之秋,台南的老城區持續的飄散著讓人懷舊的氣味分子與熟悉的街市音聲記憶。

       有別於北台灣的當代藝術空間,總是喜好盤踞在時尚與新穎的地段;或許是記憶與懷舊在時間厚度上的差別;古都的當代藝術,總是前衛的很典雅,性喜隱身於老巷弄、老建築之間。當懷舊的空間與當代的作品相遇,時間軸線頓時幻化為忽而平行時而交錯的魔幻場域。而古都的老城區似乎特別適合這種奇妙而魔幻的交織與相遇,於是我在中西區的老巷弄建築裡遇見了加力畫廊與徐瑞憲的「記憶的迴聲」。宛如早期前衛藝術的感官實驗般;伴隨著氣味與聲波的挑動,記憶與想像既並行又交錯,一場普魯斯特式的觀展體驗於焉展開。

      有別於新潮的科技藝術總是嘗試讓人驚嘆於高科技的魔幻能力,徐瑞憲的作品毋寧更像是機械的殘破詩篇,以緩慢地的語調訴說著關於人性的故事,作品「時間記憶」,徐瑞憲運用了早年檯燈座上常有的旋轉小月曆,透過倒轉的時間流,藝術家讓光陰回溯並停留在「童年」,這個永遠的Never Wonderland。作品「時間記憶」的逆流時間,猶如愛麗絲的兔子洞一般,透過作品的引領,觀者進入了交融著記憶與想像的新空間裡,正是在這裡,作品「記憶零件」那一大排倒裝的牛奶瓶以及其中的各種縮小版玩具,包括Q版大同寶寶、小飛機成為了展示「童年」的博物館,在此觀者的時間軸成為了交互對映的平行線,透過想像與記憶的蟲洞,來回穿梭於童年記憶與眼前的作品之間。如果說現場的物件與音聲為觀者環繞出一個浸淫感性的空間,那麼那無形的氣味暗示或許正是讓記憶汩汩流洩不息的觸媒,作品「月光下」在深具時尚的方/圓、黑/白的對比外表下,乘載的卻是炒菜鍋裡那象徵著家中滋味的隱喻;襯上二位母親的聲音,讓作品「月光下」一如「追憶逝水年華」般,讓觀者在想像中咀嚼著無數日夜的熟悉滋味,而那味道裡還和著兒時母親聲聲催促的回聲。

      從舊衣櫃到唱盤;乃至於臘肉黑松沙士玻璃瓶以及老算盤與舊秤砣還有那空間裡隱隱傳來的機械聲響,藝術家創作猶如料理般,將平淡無奇的尋常物件,在宛如細火慢燉的過程中,一一提顯出物件裡的醍醐味,一如藝術家所言:「在這些冰冷的金屬當中,我總是能觸碰到一絲溫暖。」藝術家提煉出的那一絲溫暖猶如Ratatouille般的家常菜,在氣味與音聲中深深地挑動著觀者的記憶與情感。

       望著作品「八號運輸機」,彷彿看見了那位攀爬上餐桌嘗試偷吃滷蛋的男孩,卻不小心地被白菜滷的湯汁給燙了一下,只好吸吮著指尖來降溫的窘樣,那滋味與場景配上現場的臘肉,讓觀者似乎更深一層的浸淫在普魯斯特般的記憶裡。古都的當代藝術,前衛的很典雅與懷舊,甚至浸染了空氣裡的氣味。巷弄裡的畫廊在日常物件裝置中,優雅地的在懷舊中拓展觀者的藝術想像邊界。   

 

徐瑞憲 <八號運輸機>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