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等待表演者的秘密──野草舞蹈聚落《兩個身體》
分享 | 瀏覽數: 535
|

等待表演者的秘密──野草舞蹈聚落《兩個身體》

Author: [2013 特約評論人] 薄光, 2013年12月08日 23時56分

圖版提供 | 野草舞蹈聚落 攝影:張曉雄

場次:2013年11月30日 19:30
地點:台北市松山文創園區四號倉庫
演出:吳建緯、邢亮

 

       年輕舞者吳建緯本著學院、舞團和跨國行旅創作的歷練所啟發對舞蹈文化的自覺,在師長、夥伴的期許與支持下成立「野草舞蹈聚落」。創團舞作,吳建緯邀來資深舞者邢亮挑戰「兩個身體」這個對舞者而言素樸卻根本的命題。兩位舞者以即興為基底,游移在各自的內在過程、排定舞段和即興之間。通過對動作細節的感受與專注、對彼此身體記憶的理解與交融,兩位舞者不只展現了深刻而吸引人的相互過程,更演繹出擺盪在縝密和自由之間的張力,一點一點向內探問 / 展開兩個心靈相遇的故事。

       走進松山文創園區四號倉庫寬敞的室內空間,觀眾可以聽見音響播放著西塔琴樂音。兩位舞者已經穿著排練服裝,在被觀眾圍繞的四面舞台中暖身、伸展。他們就是在這樣難以像黑盒子一般給予舞者足夠遮蔽與保護的空間中,向觀眾坦然呈現各自的身體工作。在他們一點一點伸展肢體的時間中,觀眾也逐漸觀察到,兩位舞者漸漸開展不同的身體質地,等待互動的準備過程。

       他們從澱積在各自身體中迥異的記憶與質地出發,藉由動作描述來自心靈深處的內在過程,為舞作提供底蘊。經歷學院和台北越界舞團的西方現代舞訓練,吳建緯精湛地展現成熟舞者的素質。他頻繁運用軀幹與雙腿經營往返在地板與向上延伸之間的運動。在運動的內部,他細緻、縝密地掌握勁力的流動 / 控制,並且配合技巧和簡練的臉部表情,在不斷流變的即興舞段中,演繹出依稀可讀的情境。他像是踏上求知之路的年輕旅者,在橫渡記憶朝向未知的步履中,演現叩問未知之域的疑懼和探尋的決心。相對於吳建緯輕盈的身體質地在空間中展開的畫面,邢亮的運動則為畫面提供骨幹,運用下盤、脊椎、雙臂經營動作內部的繁複層次,配合雙手細緻的描述性動作,營造出像是中國佛畫當中菩薩各種化身的形貌(figures)。

       當吳建緯不帶意向性、舒展的手指接觸到邢亮滿載內在軌跡的手勢,我期待帶著迥異質地與記憶的兩個身體開啟深刻、細膩的相互過程。在動與止、傾倒與躍起、撫觸與動作的綿延之間,兩人的對峙、詰問和迂迴,持續深入地引導出彼此的動作細節,交融,加深舞作的維度。他們發展出豐滿而有機的相互過程,因為他們理解 / 工作彼此的差異與障礙,在深刻的溝通和對細節的觀照(專注+理解)中,引導彼此的運動自在地流動。而在持續的運動中,我們看見舞者的秘密不斷流動;同時,我們也來到即興創作危險的邊緣:除了滿足舞者從內在過程和動作本身獲得的歡愉,我們其實看不見一個清楚編組(composed)的結構,能夠有效地對觀眾鋪排在表演者之間流動的秘密。

       舞作尾聲,兩人站在對角線兩端回望彼此。這最後的回眸像是共同的旅途最後的離別,同時也引發再次出發前更深刻的省思和期許。在兩位舞者自陳「總共七天、每天四小時」的工作成果中,我們看見身體在即興、感受力、動作獲得的自由;但是在即興之外,「舞者 / 表演者」可能需要更深刻地思量如何發展成為一個探尋身體文化的創作體,游移在多重文化社會的脈動中,探索傳播表演知識 / 文化記憶的技術,在最迫切的創作行動中體現「野草舞蹈聚落」當中蘊涵的生命力、游牧與相遇等特質?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