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兩個身體,一個靈魂
分享 | 瀏覽數: 518
|

兩個身體,一個靈魂

Author: [2013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3年11月29日 23時37分

評論的展演: 《兩個身體》

圖版提供 | 野草舞蹈聚落 攝影:張曉雄

 

《兩個身體》是「野草舞蹈聚落」的創團之作,藝術總監吳建緯邀請了中國當代最優秀的舞蹈家邢亮,合作的雙人舞。

先來談談邢亮,與沈偉、桑吉加同是廣東現代舞團的第一代舞者,沈偉到美國發展,拿到麥克阿瑟天才獎,桑吉加之前到德國與威廉佛賽合作。邢亮拿下中國舞蹈大賽桃李杯兩次冠軍,也拿過兩回法國巴黎國際舞蹈比賽的金獎,除了在黎海寧的作品中見到他的身影,在台灣實在不容易看見他的演出,尤其他又在香港宣布掛鞋不跳,專心於編舞,這回受到吳建緯的邀請,破例前來,讓我們見識到邢亮成熟的舞台魅力,而且是如此的近距離,與十幾廿年前中國、巴黎舞蹈大賽,已不可同日而語。

再來談吳建緯,在兩廳院與卡菲舞團合作的《有機體》中表現備受矚目,歷經一兩年的國際巡演與幾次國際間舞者的交流後,決定返鄉開始新的嘗試。創團首作全如其名《兩個身體》,這兩個完全不同質感的身體,是要如何對話溝通,或是說要如何將就、成就對方,雙人舞的好看,首要是在默契,再來便是對比到雙人相處會發生的種種可能,包括不同質地的磨合,年齡上的差距、不同的訓練背景,不同的生命經歷,這樣的身體要展現出權力關係,還是收斂的風格,達到一種和諧,從雙人舞之中,都能窺見些許端倪。

拿Akram Khan來舉例,看他的舞蹈第一二次都非常喜歡,再來就每下愈況,因為完全知道他的路數,但他總是找到不同的人合作雙人舞,有芭蕾女王西薇‧姬蘭、也有茱麗葉畢諾許,差異極大,但我們可以從這樣的雙人舞看出,兩個人身體質感極為不同,在舞台上展現出各自特色, 與雙人的合一,那實在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那意味著彼此的信任,以及成就對方和作品的犧牲與收斂。

如同芭蕾雙人舞的男生,扮演著成就女舞者更為亮麗的表現,那兩個男舞者呢?邢亮的身體有著東方的圓轉,游刃有餘的大氣,建緯的身體有著芭蕾漂亮的延展,也有著小心翼翼的動作,非常不同的身體,卻也彼此影響著,展現出雙人舞的種種可能與探索,權力、觀照、拉扯,彼此照應彼此成就。

觀眾坐在舞台的四面,舞台中間有著橢圓形的鏡面,外方內圓,呼應著二元的對應,內外、剛柔或虛實,清晰的倒影,卻模糊了界線,還原了動作的純粹。這是一支可以完全享受的作品,享受兩個身體的磨合,享受兩個身體的暢快。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