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Be劇團:逆愛
分享 | 瀏覽數: 422
|

Be劇團:逆愛

Author: Drama版 - JimmyBlanca, 2013年11月25日 15時33分

評論的展演: Be劇團房間小戲五《逆愛》

時間:2013.11.16 7:30PM

地點:小路上藝文空間


距離上次看Be劇團的演出已經是兩年前的《365封遺書》。一直以來對Be劇團的印象就是 個小的很可愛的團,作品選擇演出的場地大多走親密路線,演出長度也不長,但都可以感 覺到製作的用心。《逆愛》以亨丁頓舞蹈症為背景,藉由不可避免的病痛折磨,慢慢地將 一對個性開朗且感情深厚的母子逼向絕境。這是一個一旦發病便沒有痊癒機會的可怕病症 ,僅能靠藥物與復健治療減緩嚴重性;再加上隱藏在家族中高達50%的發病率,讓此一病 症猶如揮散不去的死亡毒氣,蠶食著病人,也拖垮了照顧者。

小路上藝文空間不大,約可容納30名觀眾。在幾乎擺不了太多佈景道具的情況下,劇團直 接利用原有的建築格局:兩間有門的並排房間成了廚房與臥室,地點卻從基隆老家的美容 院到成大宿舍,最後再到外頭租屋處;往下走到2F門口與向上前往4F房間的樓梯,雖然觀 眾看不到,但耳朵卻聽到了延伸空間的呼喊 (Ex. 孩子放學回來、母親上樓搬儲物箱等) 。此外,數個小道具的出現,說明了故事發生在十多年前的台灣:老式電視機與收音機, 甚至還有張六格蓋章用的健保卡。

《逆愛》裡的兩名演員,由於年紀相當、外表年輕,再加上與觀眾幾乎沒有距離,「母子 」的設定在一開始有說服力不足的問題,幾個裝老與裝年輕的動作與說話的方式,多少有 點奇怪的疙瘩。但若跳脫外在限制,親子間的互動、母親邊擔心邊嘮叨又害怕自己俗氣的 樣貌、以及後來發病後無法克制的肢體抽搐,其實是表現得恰如其分的。由於戲的氣氛逐 漸從開心熱鬧轉向頹敗低迷,幾近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描述發病後所碰到的生活改變,對 於演員來說 (特別是女演員蘇育玄) 是體力與耐力的極大考驗,特別是要詮釋這樣一個病 徵明顯的疾病。這讓我想起金寶 (金士傑) 曾在《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飾演漸凍人, 因為身體會隨著時間慢慢遲緩,所以走的調性是舒緩內斂的。相較起來,舞蹈症無法控制 的手舞足蹈是外放且張狂的,以至於最後逆倫的弒親有戛然而止的寂寞與不足為外人道的 複雜傷痛。

劇名在「愛」之前放上了帶有負面與反向意義的「逆」字,已然點明這劇中的行為雖是背 德違法,卻終究是體諒與不捨的愛的表現。道德與法律雖有著基本的底線,但愛的形式或 許在某種層面上,是無法用任何一種框架去規範的。《逆愛》說了一個讓人心疼不已的故 事,並用一連串生活的進程反轉了「殺」的不可饒恕。人的感情意外複雜,若非到不得已 ,我想沒有人願意去傷害另一個人。這標準在身體上是,心理上的也是。


【註】網路上找到了這集做亨丁頓舞蹈症專題的《點燈》節目,可以實際了解到舞蹈症病 患的生活情況:

 

文章出處:http://jimmyblanca.blogspot.tw/2013/11/be.html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