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林育世 /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我們正處在一個自主總結的時代之中
分享 | 瀏覽數: 468

2019年度「台新藝術獎」觀察報告—我們正處在一個自主總結的時代之中

提名觀察人: 林育世 , 2020年03月11日 07時26分

2019的台灣當代藝術觀察體驗,有一個貌似隱晦不明,卻令人不斷思索的現象,那就是「時代的總結」。

從年初黎煥雄執導的衛武營版《杜蘭朵》談起,黎導本身或許就是一個有很強的時代意識的劇場人,或者說從他的2015年《星光劇院》中,就傳達出強烈交織著個人劇場生涯與台灣小劇場卅年的回顧觀點,或者較諸個人,黎更感興趣的是台灣小劇場史卅年間,所映射的社會變遷。而在2019年的《杜蘭朵》,黎煥雄更以古喻今地,提出中國概念在當代對善惡辯證所處的獨特位置。歷史的驚奇是,雖《杜蘭朵》僅總結了到太陽花學院,與香港佔中的人民力量,當時的中國仍巨大不可撼動,而接下來接踵而來的香港反送中,台港兩地拒中勢力的大勝,乃至2020年初爆發的肺炎疫情,讓中國以政權正當性盡失為代價,觸發了另一個人類歷史發展的可能奇點;未來或不可知,但歷史翻頁前夕的暗潮翻湧,可能是促使敏感的文化人有急於總結現今,形成論述的壓力與誘因,藝術家亦然。

鄭宗龍也在作品裡提出了歷史總結,《毛月亮》藉著對科技世界對人文世界的破碎切割,以及對宇宙終極真相的探知焦慮的正面主題下,卻也在作品中總結了人類自蒙昧以來的身體圖像史,從洪荒起,歷薩滿巫覡,基督宗教,最終面對宇宙中唯一永遠盯看著人類的月亮,人跟世界的關係具現而成的身體圖像,鄭宗龍做了一個有野心的通史式的總論。

陶文岳所策展的「藝時代崛起-李仲生與臺灣現代藝術發展」的展覽題旨看似處理李氏一人對臺灣現代美術的影響,但更有可觀的是展覽中,提供了對整個台灣現代美術世代,開枝散葉的分布源流考;徐文瑞與伊旦‧巴瓦瓦隆策展的雙生展覽《當斜坡文化遇見垂直城市:大山地門當代藝術文件展》與《斜坡上的話:大山地門當代藝術節》則有意識地處理了廿年以來大山門地區的原住民藝術社群的藝術能量量測,堪稱台灣原住民當代藝術自1990年代以來最重要,規模最大的一次考現成果展。

是時代邀請我們參與了集體「總結」的工程,或者我們本就處在一個有著不停自我總結動能的時代之中?

相關評論

與劊子手和解的問題,《杜蘭朵》 --- 林育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