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身心靈快藝通 / (080靈)通話藝術家 / 姚瑞中:造了⋯⋯業⋯⋯那就⋯⋯來⋯⋯消⋯⋯業障⋯⋯吧
分享 | 瀏覽數: 1167
|

姚瑞中:造了⋯⋯業⋯⋯那就⋯⋯來⋯⋯消⋯⋯業障⋯⋯吧

Author: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2020年07月30日 15時15分

搖杯工作室

姚瑞中於工作室幻影堂    攝影│劉星佑


文字|劉星佑


萬般揮不去,唯有業隨身。因採訪之故,與江湖人稱「姚杯」的姚瑞中,相約在幻影堂,也就是姚瑞中的工作室來見面。幻影堂名稱由來,取自《金剛經》偈語「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霧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姚瑞中說道取名「幻影堂」便是要時時提醒自己,面對感官的執著,要懂得斷捨離,才能斷除一切惡念與惡根,因為惡念與惡根會阻礙靈性的發展。登堂入室,沏一盞茶,點一炷香,入座閒談,為這一次身心靈主題的專訪,揭開序幕。

 

因果生滅,被當掉的藝術家

上述看似歲月靜好的日常,實則是風雨欲來之前的萬里晴空,訪問藝術家如果不著墨於作品,不從作品出發的話,還能聊什麼?而採訪中途,姚瑞中遞給我一張A4紙,上頭寫著羅馬拼音與音譯的國字,我彷彿抽背似的,聽著姚杯背誦梵文《大悲咒》,隨著梵唄聲聲入耳,我不禁焦慮自忖「這個採訪真的能順利完稿嗎?」過往身心靈專欄的QA提問,包含「藝術跟身心靈的關係?」、「藝術跟身心靈的關係?」、「你認為藝術創作有療癒的功能嗎?」、「對想走藝術創作追求身心靈體驗的人有何建議?」聽完這些問題,姚瑞中沈思後反問:「你有沒有聽過觀十二因緣品?我用這個來回答你的問題好了!」此時筆者可以說是經歷採訪生涯最大的挑戰,一方面因為這是一個「不聊藝術」的藝術家訪談,另外,也不禁自忖,愧對了當年佛教藝術史的老師。向姚瑞中分享這份歉意後,便開始用手機Google了「十二因緣品」究竟為何?他解釋說:「好巧啊,當年當掉我的老師,也是教佛教藝術史的林保堯老師。但要不是因為他當掉我,我就不會去當兵,也就不會有現在的這檔個展。」採訪時,姚瑞中的個展「犬儒共和國」正在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C-LAB)展出,的確,透過這檔個展,可以清楚地看到,藝術家如何在當兵期間,因制度的極權,而迸發出對自由的渴望與想像,這是一個有意識地意識自己身心靈的過程,之中,不只是個人身體的限制,也隱含類比著台灣主體的身心靈,經歷過不同政權與政體,至今依然「屹立不搖」亦或「苟延殘喘」;作品在新舊參照之間,彷彿可以看到感受與實踐的種子,在怎樣的時空下透過藝術迸發萌芽。


跳脫既有框架的轉向思考

進入展場發送的犬儒共和國護照,象徵著觀者進入到另一個國家。2020年新作《犬儒共和國:1969》以阿姆斯壯登陸月球的歷史影像為背景文本,姚瑞中身著太空衣,在高雄月世界拍攝一段象徵「犬儒共和國」插旗圈地的影像,呼應著以國家之名進行的軍備競賽,與主權宣誓的時代,各種手札、筆記、文件等檔案般的歷史回眸,是藝術家個人生命史的咀嚼,亦是台灣近代主體進程的縮影,折射透析出歷史的前因後果。「我的作品都有文本,都隱含著台灣的政治,但我要解構文本,長久以來台灣被傳統綁很緊,被政黨綁得很緊,跳脫框架,無論是九二共識,還是一國兩制,這些都是框架,為何不直接思考國家是什麼?」質疑並回到問題的本質,是姚瑞中一貫的精神與方法。

搖杯02

姚瑞中《犬儒共和國:1969》,錄像裝置,2020。空總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委託創作     照片提供│空總台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新型冠狀病毒的世界性災難,將帶給人類什麼樣的啟發?國立臺灣美術館宣布2020年台灣美術雙年展策展人,由姚瑞中擔任。過程中,姚瑞中亦經歷了托夢、求籤與應証等不可思議的過程,最後因為這一張籤詩「風恬浪靜可行船,恰是中秋月一輪,凡事不須多憂慮,福祿自有慶家門」成為關鍵的暗示,讓姚瑞中決定策劃這檔展覽,並用「禽獸不如」這個充滿濃濃勸世、告誡意味厚重的名稱為題,以佛教六道輪迴的畜生道為切入點,重新思考人類與世界之間的關係。姚瑞中相信「今年新型冠狀病毒的肆虐,是業力的反撲,對所謂的眾生,卻是反省的開始」,過去,個體與國家之間關係的思考,將轉向個體與環境之間的思考。換言之,人身心靈的平衡不但與環境之間休戚與共,更是跨時空的交互影響。


用「創作」消「業障」?

採訪最後,我忍不住好奇地問:「堅持創作是否也是一種執著呢?」姚瑞中「認真且幽默」地回答道:「藝術家大多數欲念執著都很重,都是一群前輩子的業力很重的人們,藝術創作難免有所執著,但或許也可以消業障?」因為如上述所示,「巨神連線」與「海市蜃樓」這兩個計劃,對他而言,這不只是創作,也可說是一段消業障的修行之路。姚瑞中長年投身登山健走的行列,課程中,亦帶著學生上山,親自感受沒有燈火、沒有手機的生活。「這些都是磨練心志的一部份,在山上習慣黑暗,才能認識內心」姚瑞中如此深信著。從奇觀式的神佛造像、繁華似夢的斷垣廢墟,到人跡罕至山林野外,姚瑞中作品中「人的位置」在「人為」、「似人」、「非人」到「無人」等不同現象中,不斷地變化,人性與欲望的流轉,亦在人的來去之間一覽無遺,任憑欲望無限上綱,終究要面對死亡,此時的廢墟是死亡的象徵,是不淨觀觀想的所在;然而,無所畏懼地放下執著,廢墟又將充滿無限的生機。同樣的,藝術創作的確有一些我執在作祟,它讓藝術家常常陷在自己的象牙塔裡,既封閉卻又不斷努力,但同時,藝術創作也有消業障的可能,它讓觀看藝術且思索作品的人,得以豁然開朗。

巨神連線

姚瑞中,《巨神連線-桃園市楊梅區聖光雕塑廠》,攝影,2017-2018     照片提供│姚瑞中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