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于善祿 / 系統性的崩壞、救贖,與世代對立——評C MUSICAL《傾城記》
分享 | 瀏覽數: 297
|

系統性的崩壞、救贖,與世代對立——評C MUSICAL《傾城記》

于善祿 | 發表時間:2019/01/31 18:17 | 最後修訂時間:2019/03/05 17:51

評論的展演: 傾城記

圖版提供|C MUSICAL     攝影|余重諾

時間:2019年1月12日,週六19:30

地點: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近年好萊塢不斷推出類似《飢餓遊戲》、《分歧者》、《移動迷宮》等的系列電影,相關的系列小說套書及周邊商品,也層出不窮,帶動了新一代的大眾流行文化;在這些作品當中,幾乎都設定主角為青少年或年輕人,他們多半在某種不知情或被強迫的狀況下,被成年人設了局,不論是參與競賽、強制分類,要不就是當成藥物的實驗品,倘若沒有覺醒,就是犧牲,而一旦覺醒,就會發現成人設局的惡劣陰謀,美其名曰鍛鍊心志、拯救世人,但實情通常卻是謀取私利、醜惡不堪的政經權力結構。

所以他們必須起而反抗,為了政治正確與影片行銷全球的理由,還必須集體行動(不再像是以往的「世界拯救者」美國人,單獨作戰,個人英雄形象,現在講求的是集結各色人等,團隊合作),一關一關地破壞陣局,過程中可能還有競合關係、人員傷亡,但最終目的就是要扳倒操控者。現實中的青年抗暴、反霸權、興革命的顛覆能量,經由強力的大眾傳媒系統,滲透轉化為流行商品文化,並再回返青年的身體與意識之中,蔚為影響的循環。

《傾城記》看來也類似這樣的故事原型,甚至是現實世界的縮影預言/寓言。藉由中年危機的保險理賠專員李勛(程伯仁飾)巧遇神祕女孩王以寧(陳品伶飾),進而逐步解開其背後所牽連的「陽明應證社」龐大的組織系統,而那個系統與政府、經濟、警察、科學、教育等機制幾乎連成一氣,對青少年如王以寧、黃志龍(張心哲飾)等,施以行為與意識控管的藥物實驗,長年累月,使得他們不堪其苦,面對超級巨大的壓制網絡,不得不想辦法從中逃脫、躲藏。二元對立的基本模式,不難理解。

圖版提供|C MUSICAL     攝影|余重諾


故事中的敘事觀點也是一般觀眾所熟悉的,從日常、小人物、社會底層著手切入,循著李勛的視角,對王以寧的身世背景與痛苦遭遇,如擠牙膏般,一點一滴的好奇與了解,大致也跟著李勛,哀憐她的處境。反過來說,若從劇中類宗教讀書會組織「陽明應證社」及其首腦殷士陽(江翊睿飾)的立場來看,他們是為了「生重病的社會、世代的對立、階級的猜忌、高漲的物價、驚人的失業率……」,提出某種解藥,認為要從人心與行為的「導正」著手,對年輕人施以藥物的試驗,立意可取,但方法失之偏頗。

在這個故事裡,看起來只有李勛的太太(林姿吟飾)是稍微比較務實的,先生從事保險業,工時長卻薪資不多,家庭生活的諸多開銷,每天算計且錙銖必較,被壓得快喘不過氣來;然而這個人物的設定仍偏單一,主要就是經常向李勛抱怨,但相對於其他角色,已經日常許多。

劇中還有另外一位母親,女主角王以寧的母親王心如,幾乎百分之八十五的篇幅都是由王詩淳飾演,人物的設定同樣單一,就是被「陽明應證社」所洗腦了,認為自己的女兒「生病」了,不斷地和社會「主流價值」唱反調,極力地要將女兒送去接受實驗矯治;劇情安排不脫窠臼,也極力安排具有自由心靈的王以寧,在經歷了一番痛苦與折磨之後,拚了命地逃脫,最後卻是在槍火之下,不慎斃命。

看待王心如,最納悶的是,另外百分之十五左右(在下半場的某場回憶戲)的篇幅,竟是由林姿吟飾演,(只是不同年齡而已,王詩淳應該用扮相及演技就可以交代過去),但從觀眾的角度,前後戲劇脈絡卻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釋,太突兀了,一大問號。

關於「槍火斃命」,那幾乎已經接近結局。王心如跟著李勛,來到王以寧躲藏之處,而心機敗露的大冠(葉文豪飾)亦跟隨在後,李勛原本一直以為大冠是可以依靠的警察好友,卻沒想到大冠也是「陽明應證社」的人。最後不可收拾的局面是,王心如對大冠開了槍,大冠也瞬間對王心如開了槍,兩聲槍響,卻連站在較遠處的王以寧也倒地身亡,李勛只能抱著她的屍體痛哭。但這兩聲槍響,卻有三人死亡,想了半天,好像只能以王以寧被流彈打到來解釋,然而這個解釋,在劇場的呈現中,交代並不清楚。 

雖然在企劃書中有提到劇中的學生抗爭運動,是針對政府無能處置世代與階級之間的不信任而發,但在戲裡的呈現,似乎變得有點虛無,學生們只剩刻板的肢體動作,以及學生領袖(達姆拉‧楚優吉飾)華而不實、指涉不明的口號,完全感受不到他們到底在抗議什麼,很空洞的符號。是否考量此劇表演形式為音樂劇,故只將學生的抗爭運動,處理成大背景之一,不得而知;但就整體效果而言,虛渺無力了一些。韓國(這次的製作乃是C Musical與韓國合製的音樂劇,不覺會令人聯想到韓國學生運動與社會運動的激進)以及近年的台灣社會,都有學生發動社會運動的經驗,即使不想使劇中的學生抗爭運動令人對號入座,但在其台詞內涵的紮實感,應該可以再接地氣、有勁道些。

 

圖版提供|C MUSICAL     攝影|余重諾


音樂方面的表現,刻意用了許多不和諧、扭曲、迂迴,甚至是嘎然中斷的手法,性格非常地鮮明強烈,襯托出劇情的陰鶩詭譎與奇險亢奮;幾個群舞場面,能量也充滿全場,尤其開場序曲,就已經展現大器,吸睛引人。然而,似乎音響設備有些問題,傳音效果時爆時悶,大小遠近的音場游移,致使許多歌詞還是無法聽得清楚。 

諸多場景的轉變,主要是透過幾個裝有滾輪的平台及階梯來組合變換,功能性很強,但移動起來則有點笨重,滾輪的聲響(偶爾令人出戲)足以證明。相應於劇本主題「傾」城記,似乎舞台設計採取暗黑灰暗色系的工業風(服裝設計也差不多是這個路線),想要表現現代(或近未來)城市的傾頹感,並強調人性或治理機制的黑暗面;然而,在「功能性強的基本平台與階梯」的基礎上,能否再多些因應不同場景或空間性格的妝點設計?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