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于善祿 / 是敘舊,也是壓力,更是集體「話療」——評全民大劇團《同學會!同鞋~》
分享 | 瀏覽數: 640
|

是敘舊,也是壓力,更是集體「話療」——評全民大劇團《同學會!同鞋~》

于善祿 | 發表時間:2018/08/01 15:12 | 最後修訂時間:2018/08/06 14:14

評論的展演: 全民大劇團《同學會!同鞋~》

時間:2018年6月17日,週日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圖版提供:全民大劇團


以「同學會」為題,這是一個延續同窗情誼、考驗記憶、五味雜陳、彰顯自我成就與閃躲尷尬情感的「詭趣」場合,從畢業之後到同學會之間,除了班對成婚、麻吉好友之外,每位同學都還是得過自己的人生。有些人熱切主動,想方設法認真找同學,端看畢業散夥年份,時差越久,想要聚得全班可能就越難(所幸近年興起的通訊軟體,幫許多人找回了當年的同學);願意出席同學會者,不論真假,多半希望自己以「成功人士」、「混得還不錯」的面貌示人(也因此,可能就有些人不太願意出席同學會,或被找到,只因自己過得不好,所以在此劇中,便設計了「話療」以取代「化療」);當年同窗有誤會、有曖昧、有心結者,倘若同時出席這種場合,仍然免不了尷尬;通常是滿場嘰嘰喳喳,嘻嘻哈哈,追憶著當年的青春與瘋狂,想起了那個誰誰誰,說著他或她的糗事與秘密(出席在場者才有話語權,沒來的就繼續被八卦)。

說是「話療」,主要是因為劇中的每一場戲,中間都間隔十年,每一場戲都是同學會,就編劇技術上而言,有大半的功夫得要處理「交代」,所有角色的遭遇、職涯、婚變、病況等,幾乎都是發生在同學會之外,所以來到同學會就得要交代各自的人生片段,彼此報告、訴苦、分享、幹譙、安慰、包容、接納,甚至是鬥嘴、吐槽、忌妒等,同學會的情感流動千頭萬緒、紛呈複雜。

關於同學會的種種,五花八門,主創者混揉了自身與親友的經驗,設定九個人物,讓他們每十年一聚,隨著青春與瘋狂的消逝,隨之而來的則是老病離世的現實與殘酷,並且巧妙地以生活文化的進步小史(真佩服道具組的工作人員,竟然能夠找到那些不同年代的通訊電聯工具),連帶地也側寫了台灣近幾十年的社會文化人情的變化,主要在每次換場時,透過舞台兩側的投影幕,依著過去三十年的時序,每個年度選映一張台灣社會發生的大事件,從選舉、學運、食安……,反映了台灣社會的發展與人心的轉變,也反映了影像設計對此的觀察態度與批判省思。連帶地,時代感、流行文化、服飾造型等,這些都考驗著各部門的設計人員,考究的功夫必不可少,從劇中出現的生活事物看來,很明顯地,這齣戲寫的是五年級生(這個世代應該是目前台灣佔比最多的世代)的集體記憶,現場看戲,可以強烈感受到來自觀眾的共鳴,儼然台下觀眾和台上演員一起開著大型的同學會。

這裡值得一提的是,幾十頁的精美節目冊內容,不同於一般演出節目冊盡是羅列每位參與者的制式經歷,有許多看起來既重複有灌水,久而久之,不免閱之無趣且稍微令人生厭;這本節目冊編輯用心,值得保存,尤其是幾位主演的訪談側寫,回顧他們的演藝之路,談他們對於參演本劇的心得,並附上許多他們不同時期的表演作品劇照,儼然也是這四十年來的台灣影視演藝縮影,觀眾可以在這樣的內容閱讀過程中,回憶自己某些人生時刻的小碎片。

九位主要演員均來自演藝圈與劇場界,方芳芳、蕭艾、王琄、楊麗音、湯志偉、夏靖庭、洪都拉斯、吳世偉、凱爾,這一字排開,不僅得獎的含金量很高,每個人也幾乎都可以在台上獨當一面,不盡相同的表演路數,如何揉成一齣戲,挑戰著所有人。開場戲讓角色一一上場,讓觀眾可以藉此熟悉每一位角色的基本設定,有的膽怯、有的膨風、有的八卦,性格都較為鮮明強烈,以迅速建立識別度,也為後續衝突鋪墊。多線並陳的角色遭遇與故事,彼此之間用幾十年的同窗情誼與愛恨情仇連結在一起,幾乎沒有誰是主線、誰是副線,九位主要演員幾乎得經常在場上,當然這同時有挑戰著服裝快換的迅速與流暢,在觀眾看不到的後台及側台,肯定有許多工作人員忙著。

因為劇中設定是每十年一聚,也就是這群1984年自文化大學蠶絲系畢業的大學同學會在戲裡漸漸一起變老,到最後則是人生盡頭的先後下車;也因此演員的表演以及服裝造型,得在時間的流逝中跟著變化,性格沒有太大的變化,缺憾在此聚會中修補了,行動變緩慢了,感情變得更為濃厚了,都是幾十年的老同學了,鄰近老之將至,大去之期不遠矣,凡事都放下了。最感人也最美的一段戲,或許是方小美(方芳芳飾)與艾子媛(蕭艾飾)兩人巍巍顫顫地為對方畫上口紅,這兩人由於感情的因素,先後與同一個男人(大學學長,為出場的角色)結婚,曾經有嚴重的相互較勁心結,但到最後也都彼此釋懷了,而當此之時,這個十年一聚的九人同學會,就只剩下她們兩人了。

可以看得出來,為了戲劇衝突之故,出場的角色幾乎都會有些糾結,主要都和親情、友情、愛情有關,在摻進家庭、生活、工作、情緒的羈絆與壓力,每個角色表面上都有其光鮮亮麗的一面(譬如校花),但表面底下也都有不堪與挫敗(像是婚姻失敗),有的幸福,有的落寞;舞台設計除了老式西餐廳(劇中角色每十年一聚,都在這家餐廳)包廂作為公共場域之外,還設計了餐廳二樓露天陽台,讓每位角色都有機會走到那邊,獨自一人孤處,或兩兩坦承懇談(即所謂的「話療」方式之一),彼此包容,繼續相互精神扶持,「走下去」——走下樓去,面對事實,或者走到人生的盡頭(二樓樓梯再往上走,上天堂——沒有人下地獄?!——這齣戲的宗旨還是積極向上的,難怪導演在謝幕時要說,大家要多參加同學會,這是社會的正面力量)。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