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張曉雄 / 棄我心者
分享 | | 瀏覽數: 1123
|

棄我心者

張曉雄 | 發表時間:2017/07/29 16:46 | 最後修訂時間:2017/08/01 17:55

評論的展演: 劉冠詳《棄者》

棄我心者

圖版提供|雲門劇場,攝影|陳藝堂


甫獲2016年度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獎的劉冠詳,無疑是位擁有才華、勇氣與爆發力的創作者。在接連失去父母、並以這兩段人生艱困經驗為題材的創作之後,《棄者》做為個人內心現實寫照,也就不難理解了。 

舞台以伸展台為設計,表演者以一種展示的姿態,直面觀眾以一種近乎譫妄的狀態。劉冠詳在作品中展示了他另一項才能:饒舌說唱。急速的口白伶俐清晰而切換自若。大部分時間,他與簡晶瀅的身體呈密宗交疊黏合狀,而主導者始終以劉冠詳的“自己”為核心。只有在後半段有一小節由簡晶瀅這位傑出的女舞者主導。她在整個舞作中,以極為冷靜而精準的動作回應暴虐式的互動。在其嬌小巧緻的身形下,蘊藏極大的能量。這個能量,與其冷靜,也許是能讓身為舞者的她不受傷害的原因。 

圖版提供|雲門劇場,攝影|陳藝堂

這種黏合交疊狀的暴力的舞蹈不斷重複,施暴者與承受者似乎在這不斷的施與受的輪迴中確定自己的存在感。這是一種讓人難以接受的情境,不僅僅是以接近真實來再現真實,更多的,是創作者也許沒有意識到,這樣真實地展現自我內在的恐懼或不安時,那個真實的傷害與自我中心。

作品,往往是創作者個人生命的出口,但如果不能在苦難中看到生命的意義與價值,就只能滯留在自我中心的情緒宣泄,並放任內心的恐懼與黑暗滋長。

想起托爾斯泰的一段話:“天底下幸福的家庭大抵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也許,關照自己是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逐漸消化生命的負面能量,並提昇精神境界。而這,恰恰需要一輩子的努力。

 

張曉雄
2017.7.29
望山居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