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張曉雄 / 評張婷婷的舞蹈圓桌計劃《零時差》
分享 | 瀏覽數: 1508
|

評張婷婷的舞蹈圓桌計劃《零時差》

張曉雄 | 發表時間:2016/02/02 23:45 | 最後修訂時間:2016/02/03 00:22

評論的展演: 圓桌計劃《零時差》


攝影|陳長志

繼2013年讓人耳目一新的舞蹈圓桌計劃兩年多之後,張婷婷再次以策展人的身份,策劃了《零時差》2016舞蹈圓桌計劃。這次,從華山果酒廠搬進了國家劇院試驗劇場,從九位編舞家,濃縮到四組表演團隊。正如其名,《零時差》,四組來自世界各地的中生代舞者在同一個舞台上,回歸身體,以單純的形式,展現各自對人與空間之關係的叩問與想像,並以一種成熟穩健的台風感動觀眾。

節目以回廣磊與陸雅慧夫婦的雙人舞《兩點一線間》開場,這兩位同樣出身於廣東現代舞團的優秀舞者,以異常節制的肢體語彙,俐落地在空間裡劃出雙軌的線性,偶爾交錯重疊,更多的,是在各自的軌跡中運轉,寓意著這對夫婦天各一方地在各自的事業軌跡上相映照。這種自我克制的編舞與表演方式,可以看到編舞者對抽象與理性之表達的追求與用心,作品完成度強,但整體稍嫌拘謹。

曾經旅美的王如萍,在踏入不惑之年,以臨場挑選觀眾為其朗讀,來進行其沒有舞伴的雙人作品。這是個聰明的做法,也回應了"誰將與我共舞"的主題。同樣的,如萍非常克制地經營她的肢體語彙,呼應著菲利浦.葛拉斯的極簡主義音樂。在後半段,當舞者的情緒漸漸堆壘,極簡的肢體似乎承載不下內在的磅礡,肢體與音樂間的關係受到一定影響。於是我們看到舞伴缺席之下的孤單、落寞、壓抑與倔犟,也看到了平靜的湖水之下那難以駕馭的洶湧暗流。

來自西班牙的羅拉.艾瑞絲與阿爾瓦羅.埃斯特萬的雙人舞《Any Given Morning》讓人聯想到九零年代的經典影片《玫瑰戰爭》。一開場,女舞者以馬克筆在自己軀幹上重複畫線,進而在男舞者身上畫線,似乎在暗示著兩性間的主從關係,繼而展開兩性之間的較量、廝殺與同歸於盡,讓人不寒而慄。兩位舞者非常具有默契,肢體語彙暴烈而衝擊力道強,同時,亦帶有新世代跳針式的思維/表現方式,整個作品建構在破碎的詞組中。 

來自洛杉磯的利仕.凱斯伯特與裘.史密斯的壓軸作品,無疑是最為現場觀眾受落的。他們以輕鬆詼諧的表演形式,講述現代舞作品的動作意涵的多重性,以及作品建構的隨機性。表演的後半段,明顯帶有即興成分,因為在過程中,由女舞者/編舞者角色所發出的動作指令後,男舞者在再現時,有跳格的現象。整體說來,這個非常討喜、"非常美國幽默"的作品,更像是校園推廣現代舞的小品,所涉及的議題,如蛋糕上的奶油花般亮麗無害。

作為策展人,在《零時差》中,張婷婷以獨立製作之力,將風格迥異的團隊共冶一臺,展現出她的國際視野與個人企圖心,並在製作執行上,讓人看到她嚴謹而細緻的一面。這點,殊為不易也。

 

張曉雄
2016.2.1
望山居


攝影|陳長志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