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魏琬容 / 〈給我一個音樂執導!〉 籃球隊與校刊社的合作--再混熟點會更好
分享 | 瀏覽數: 410
|

〈給我一個音樂執導!〉 籃球隊與校刊社的合作--再混熟點會更好

魏琬容 | 發表時間:2019/02/27 12:01 | 最後修訂時間:2019/03/04 10:22

評論的展演: 給我一個音樂執導!

圖版提供|瘋戲樂

如果把台灣的音樂劇團隊通通編成一個班級,瘋戲樂就是講話超級好笑,常常犯點小校規,穿著夾腳拖鞋走廊上跑來跑去給教官追的意見領袖。他之所以跟教官鬥嘴,不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而是他對學生的生活樣貌有想法,那些「把規定不當一回事」的樣子,都是為了朝「理想的樣貌」的抗爭。表面上不在乎,心底其實很在意。外表是脫口秀喜劇演員,內心其實是柏拉圖。參加籃球隊(或是排球隊。)

天作之合,衣著整潔、體面。不,不是扣子會扣到最上面一顆的拘謹派,而是眾人沉默無言以對的時候,可以拋出一句意料之外的話語拯救全場的高材生。他不會跟校規對嗆,但你要拿校規壓他,強迫他做不情願的事情,那也是做不到的,他有他自己的節奏。如果選社團的話﹐校刊社。

〈給我一個音樂執導!〉就像是籃球隊與校刊社的合作,感覺「再讓他們一起多吃幾頓飯,再多一點時間,混熟一點,一定會更好。」

本製作打出音樂劇「實境秀」宣傳,戲還沒開演,導播透過麥克風和觀眾喊話「歡迎大家來到實境秀,看到〈請鼓掌〉的字幕,要怎麼樣? 」(觀眾鼓掌),如此互動,清楚框出「實境秀」。可惜,實境秀設定在戲開演後就一路走弱。

作品分為三大部分。

第一部份,湯:音樂執導是什麼

由臺北表演藝術中心音樂劇班受訓的演員帶來開場曲目,藉由一曲 〈給我一個音樂執導!〉,介紹音樂執導May以及這個職位的重要性,點出主題「音樂劇製作困境 : 編舞不懂戲、導演只在乎戲、作曲只要高八度就高興」,講究音樂、戲、舞三者融合的音樂劇,實際上面臨的狀況就是這麼慘,編舞、導演、作曲對於其他兩個領域的不熟悉,導致音樂劇成品不是三方融合,而是三方拉扯的妥協。

第二部分,開胃菜:主要演員出場

賴盈螢、張世珮、林玟圻、程伯仁出場,各玩了一個音樂劇拉霸機,出乎意料的曲名/歌手/情境搭配,笑果十足。比如「幼幼台的健美先生唱音浪」或是「寡婦哭墓唱大藝術家」「詹姆士龐德唱追追追討房租」,展現四位主要演員功力。演員功力沒話說,但從這裡開始,戲的節奏開始模糊不清。Kim、冉天豪、王希文三位不只一次出現「同時講話」的情況,既然已經建立了「主要演員會出來玩拉霸機」的規則,多餘的對白可刪掉,整段應可再精煉一些。

猶記得前一陣子的「音樂劇該不該有字幕」大論戰,此番瘋戲樂和天作之合聯合出擊,果然沒讓我失望,狠狠玩了字幕機。當賴盈螢正要開口唱歌時,字幕機「大家好,我是字幕機本人。辣子要唱歌了,快看她,不要看我,因為這裡保證不會有歌詞」。

我欣賞這種犀利而幽默的回應。

第三部分,主菜

「太多人完全不了解音樂劇又愛大放厥詞,一怒之下,乾脆作一個製作,告訴大家音樂執導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我想製作方應該就是抱持「一不作二不休」的心情推出這個作品吧,恭喜,你們成功了。

主菜共有四首歌,上半場是天作之合的〈慈悲的滋味〉以及瘋戲樂的〈觀世音,再給我多一點的時間!〉下半場兩首是瘋戲樂〈Dui今阿日開始〉以及天作之合的〈荒謬家宴〉,兩首都尚未正式對外發表。

演出主軸是作曲者先介紹曲子-->演員演唱-->音樂執導現場給指示-->作曲者、導演給筆記-->演員呈現更好的表演 ,「音樂執導出手前/音樂執導出手後」的對照非常明顯,更凸顯了演員收放自如的功力。對於絕大多數的觀眾而言,這是僅有的一睹音樂劇工作實況的機會。

但是,上半場節奏落在一個「也不是百分百即興,也不是百分百排練過」的尷尬區間。Kim、賴盈螢、張世珮、林玟圻、程伯仁、王希文、冉天豪接話的功力都不差,如果百分百即興,自有一種「完全看新鮮」的樂趣,如果百分百set好按照劇本走,則理應精彩緊湊。但上半場節奏卡在這兩者中間,顯得微微紊亂,有點拖有點長。比如「音樂執導你需要多少時間修這首歌?」「四分鐘?只需要四分鐘?你確定」,這類的對話重複太多次,失了準頭。

 

圖版提供|瘋戲樂

比起上半場節奏稍紊亂,下半場節奏較穩,大約是經過上半場洗禮,演員們找到了丟接的節奏。〈Dui今阿日開始〉王希文挑戰台語創作。如果說〈觀世音,再給我多一點的時間!〉有種「想證明我也可以寫出很棒的音樂劇」的意味,那〈Dui今阿日開始〉更趨成熟,詞曲配合度好,笑點自然合理,王希文身為一個母語非台語的人,想必為了這作品下了一番苦心。 

C2林玟圻渾然天成的喜感,幽默快速的反應,有股難以忽視的強烈存在感,如同質量較大的星球自然具有較大的引力,只要舞台上有C2,眼光自然會追隨他。他像是西遊記裡頭的定風珠,穩穩的,有了他,什麼風都吹不走這齣戲的幽默調性。

最後,當Kim 說「上半場超時15分鐘,舞監在對我畫圈圈啦,啊我不管,就算超時我也要講,再怎麼畫圈圈都沒用」時,終於又挽回一些些實境秀的氛圍。

 〈給我一個音樂執導!〉最大的成就在於經過四首歌曲的反覆示演,再怎麼不在乎音樂的人,也能感佩音樂執導的重要性,就算之前完全不認識瘋戲樂與天作之合的人,也能辨認王希文和冉天豪迥異的作品風格。

個人認為〈給我一個音樂執導!〉的形式新穎,有潛力發展成長銷式製作,每回邀請不同的音樂劇團體,各自出兩首歌,讓音樂執導現場調整。一方面可以讓團隊宣傳,一方面也可以讓觀眾更了解音樂劇有多複雜(以及創作音樂劇有多辛酸),正好回應當前「表演藝術門檻高,無法養觀眾」以及「團隊資源過少,無法透過試演蒐集意見」的困境,一石二鳥,值得嘗試。 

 

附註:

  1. 1.主菜四首曲子如下

〈慈悲的滋味〉(選自音樂劇《天堂邊緣》,作詞|王友輝 作曲|冉天豪。天作之合作品)

〈觀世音,再給我多一點的時間!〉(選自音樂劇《木蘭少女》,作詞|蔡柏璋 作曲|王希文,瘋戲樂作品)

〈Dui今阿日開始〉(選自音樂劇《台灣有個好萊塢》作詞|許孟霖/呂筱翊 台語翻譯:盧志杰 作曲|王希文)

〈荒謬家宴〉(選自音樂劇《飲食男女》作詞|陳星佑 作曲|冉天豪。天作之合作品)

2. 另外有個技術點,我坐在一樓十一排十三號,大約上半場末段,Kim的麥克風開始產生回音,影響演出品質。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