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林于竝 / 2017年度觀察報告
分享 | 瀏覽數: 923
|

2017年度觀察報告

提名觀察人: 林于竝 , 2018年03月15日 18時29分

評論的展演:布拉瑞揚舞團《無,或就以沈醉為名》演摩莎劇團《鷹與潛鳥》2017臺北藝穗節——梗劇場《致深邃美麗的》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重考時光》2017松菸Lab新主藝-洪唯堯《人類派對》社交場布拉瑞揚舞團《漂亮漂亮》

日常平凡的政治性

 

在去年的表演藝術當中有幾個作品特別引起我的興趣。在這些表演裡面,我們所觸及到的,是極為平凡而日常的東西。

布拉瑞揚舞團的《無,或就以沈醉為名》,幾個身穿作務衣的「農婦」,他們彷彿在農地旁的田埂上一般席地或坐或蹲,跟觀眾閒聊,用原住民腔調的國語說笑話,幾個年輕「舞者」前來碰觸他們的身體,拉扯他們的肢體,施加暴力在他們的身上。在大部分的時間裡,沒有人「跳舞」。

在演摩莎劇團的《鷹與潛鳥』裡面,兩條三人一組的生產線,他們在舞台上依序拆解一個玩具,或者物品,然後將它製作成為另一個裝置物。整個「表演」過程就是一個組裝工廠的標準作業程序,演員在觀眾面前有條不紊地完成「製品」。

梗劇場的《致深邃美麗的》,四位演員(外加一個假人)坐在舞台的一排椅子上,從頭到尾一動也不動,任憑狂風暴雨的影像在他們身後肆虐,過程當中只有慢慢流入的水,逐漸注滿他們面前的水槽。他們非但沒有進行任何「表演行為」,甚至沒有任何的身體移動。

Baboo的《重考時光》,將觀眾帶入午夜的兩廳院地下停車場。一個「現實性」完全暴露無疑的真實空間,導演利用汽車甬道的斜坡、停車場的列柱等空間視覺的佈局,創造出遠近法,精心經營透視關係,但是,導演引導觀眾所觀看的,卻不是文藝復興時期的最為「本質性」的戲劇性場景,而是「洗車」、「露營」、「吃泡麵」、「兀自運作的兒童遊樂設施」等,極為日常、平凡而瑣碎的事物。

洪唯堯的作品《人類派對》讓觀眾參加「算命」、「雞尾酒」、「瑜珈」等「攤位」。松菸文創園區原本就是許多文創攤位的聚集地,劇場特殊的框架在此自然消滅。在劇場行動的後半段,觀眾被引導進入另一個房間的觀眾席,觀看下一批進場的觀眾正在逛攤位,也就是自己方才所進行的行為。在這個作品裡,被觀看的是現實的行為本身,以及觀眾自己。

孫尚綺的《透明》(社交場)發生在在北美館的展廳當中,沒有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宣吿表演的開始,舞者在人群當中走路,看展覽,有時打手足球,有時坐在板凳上,表演者模仿觀眾的行為,以致觀眾無法辨別表演者,《透明》以這種形式發動之後的表演。

在這些作品當中,表演的「外在框架」被取消,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差異刻意被模糊,藝術的「形式」在一個曖昧的狀態裡,而觀眾所觸及的,是極為平凡、日常的事物以及行為本身。這是一個「沒有表演的表演」,但是,卻有別於寫實主義,藉著宣稱舞台是「現實的等價物」的方式,創造出「自我忘卻」的形式,在這些表演當中,這些極為「日常」、「平凡」的形式底下,似乎存在某種「視線」的力學原理。

《無,或就以沈醉為名》承襲布拉瑞揚去年的作品《漂亮漂亮》,將舞蹈返回到生活日常的場景當中。海洋、山,或者農田,花蓮場景所喚起的身體記憶,讓這兩支舞作指涉的是具體的場所而非抽象的空間。布拉瑞揚的舞蹈總是擺盪在「跳舞」與「不跳舞」之間,好不容易發動的舞蹈編程卻旋即瓦解崩落。布拉瑞揚只讓原住民的舞蹈動作短暫出現在生活的情境當中,面對觀眾對於「民族舞蹈展演」的期待眼光,布拉瑞揚拒絕回應,因為當初將原住民的舞蹈從生活當中剝奪,讓它成為劇場的展演的,與剝奪原住民生活的,是同一個視線。

《重考時光》的場景兩廳院,是引進西方表演藝術的殿堂,是匯聚戲劇表現形式的「寶庫」,同時也是藝術形式的「參照點」,所有台灣的藝術表現形式都在與此「參照點」的距離遠近關係當中產生意義。而Baboo《重考時光》裡的「平凡的日常」,似乎讓「形式」的參照點失效。

《致深邃美麗的》的舞台上,在這些一動也不動的身體之間,真正的主角是「時間」。狂風暴雨的影像、流淌的水、兀自啟動的機械,這些運動的物質,對於舞台的敘事而言,反而是靜止的狀態,因為對於舞台敘事的原理而言,真正的焦點是演員,唯有「運動的」身體,才是「敘事」。所有的舞台都預設了一個不斷追尋著運動的身體的眼光,一個舞台的閱讀行為。而《致深邃美麗的》的舞台,卻與這個視線進行對峙,這個對峙是戲劇語詞性的,同時也是政治性的。貪婪的眼,急切地想要將所有的身體閱讀成為「人物」,所有動作閱讀成為「事件」,所有事件成為「故事」,正如我們逐漸幼兒化的政治,就是將政治當作「戲劇」來理解,在「景觀社會」當中,所謂「可視性」就是「人物化」與「劇情化」的政治樣態。

在被綿密的媒體技術不斷強化的「景觀社會」當中,我們平凡無奇的日常應當如何被看見?或許如《人類派對》般,藉由「視線的返回」,或者如孫尚綺的《透明》一般,讓表演者混入觀眾,模仿觀眾,也許可以能短暫瞥見也說不定。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