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李俊賢 / 2014年度觀察報告-有點寂寞的[偏挺]painting
分享 | 瀏覽數: 1677
|

2014年度觀察報告-有點寂寞的[偏挺]painting

提名觀察人: 李俊賢 , 2015年04月08日 11時58分

2014年台新獎最後複審揭曉,幾乎依循往例,[偏挺]painting再度缺席,對於長期投入、關注的painter,難免又在內心興起陣陣愁緒。

[偏挺]painting在當代,是否早已命定和「當代」無緣,永無脫困的可能?或是,當代時勢已無能造就[偏挺]painting英雄?

[偏挺]painting基本上是訴諸於身體的藝術,講究身體各部門的極致發揮,才華高超的藝術家,把身體的可能性發揮到最高點,成就優異的[偏挺]painting作品。

[偏挺]painting也是受身體極端制約的創作形式,生理上的限制,大大的制約了[偏挺]painting的可能,如此的局面,使[偏挺]painting在當代成為並非很「好看」的藝術形式。

[偏挺]painting是「平」的、「不動」的、只有「色」沒有「光」的,尺度也大受身體所限,如此的狀態,使[偏挺]painting在當代情境中,顯得乏味、遜色、古板,只能期待被動的「被閱讀」。

在當代的情境中,觀者已經習慣被供給炫目的色光情景,原本的狀態,沒有炫目的「後製」處理,反而會成為不好理解的狀態。就像台灣人很喜歡看的棒球,在當代社會,觀眾已經習慣各種轉播講解、慢動作重播、特寫等畫面,也會覺得電視的棒球比賽很「好看」。而相對的情況,當一般觀眾到了現場,看到一個投手把球丟到150公里以上,除了覺得球很快,因為沒有講解、慢動作重播等等的,那個球很快是快到甚麼程度?那麼快又表示甚麼?一般就只是瞬間感覺而已,而且,對多數人而言,那樣子在現場看投手丟球,真的沒有電視上「好看」。

沒有電視上「好看」,或許說明了當代[偏挺]painting的困境所在,一個好的投手,善用身體力量,出手瞬間手腕、手指靈巧施力,然後福至心靈,把球剛剛好丟到想丟的位置,那應該是天賦異稟和多年修為的結果,也是值得讚嘆的畫面,但,那樣的畫面,或許太直白樸實了,一般人反而會無感 [相對於看電視]。同樣的,一個像梵谷那種藝術家,憑藉天賦的獨特身體本能,每次畫都「一筆入魂」,把身體、甚至靈魂境界都推向極致,那本應是人間極品的境界,不過,若處於當代情境,「一筆入魂」和球速155,對一般人而言,或許會覺得還是電視「好看」。

然而,一個特殊優異的painter,或許就像可以把球速飆到155公里以上的投手,那種人,台灣要好幾年才會出現一個,僅就這個部分,其實就值得給予肯定,而在現實上,一個不世出的painter,多半是曖曖含光,高調不起來。

當代視覺藝術,因為觀念、技術發展,由人的身體外延,發展出精彩豐富、五花八門、甚至驚世駭俗的各種形式。身體外延,完全不受身體所限,只要技術到位,新的形式就可以很快建立,而技術的開發應屬無窮盡,新的風格、形式乃不斷出現,令人目接不暇,以至對於需要「閱讀」的[偏挺]painting,就變成無暇兼顧。

[偏挺]painting無法配合現代人的閱讀習慣,以至於在當代或許陷入尷尬情境,不過,就像一個老球迷會寧可到現場近距離看投手丟球,直接感受一個好投手丟球時釋放身體能量的美感,也願意面對一張油畫去感受一個優秀painter「一筆入魂」的情境,或許,就某方面而言,那真的是無法取代的。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