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李俊賢 / 穿透皮的針‧劃破紙的筆──石晉華的硬筆藝術。 [小畫廊]
分享 | 瀏覽數: 1423
|

穿透皮的針‧劃破紙的筆──石晉華的硬筆藝術。 [小畫廊]

李俊賢 | 發表時間:2014/11/17 14:04 | 最後修訂時間:2014/11/20 16:36

評論的展演: 11/1-11/30 浮生未歇-石晉華個展 @小畫廊


穿透皮的針‧劃破紙的筆──石晉華的硬筆藝術。 [小畫廊]

文|李俊賢、圖檔提供|小畫廊 


石晉華是一個被迫每天面對生命的藝術家,嚴苛的生命臨界,強迫藝術家嚴肅以對,日復一日的抽血檢驗,是石晉華的生活常態,沒有逃離的空間,如果稍有鬆懈,就有嚴重後果。

如此的嚴苛生命狀態,是日復一日永無止歇的,長期的焦慮、無盡頭的緊張,每天嚴密檢視自己身體,甚且懷疑、厭棄自我身體,如此的殘酷情境,早已醞釀藝術家暴衝的動能,以暴治殘,以暴面向天地,似乎只有如此,才得以稍微安頓不公平的命運。 

暴衝的動能,力量強大,任意釋放,非常危險,作為一個有知識的藝術家,一定知道暴衝加任性的危險後果,so,強大無比的暴衝動能,一定要藉藝術昇華,以便稍得安頓,暫歸平緩。石晉華的生命殘缺並非自我選擇,伴隨生命的永續苦痛,將因為身體的存在而永遠伴隨,無盡的怨恨、不甘,並無法解決問題,轉介到藝術創作,似乎稍有一個出口。

藝術作為一種轉介生命的可能方式,也是石晉華的一種生命面向,年輕時代的「身體性」藝術,出於他身體狀況,呼應他的生命情境,因而表現異於常人,當年的殘酷、苦行式表演,相當驚世駭俗,卻也實證了他的身體、生命,中年以後的宗教追求,似乎使藝術家的暴衝性有了轉向,強大、飛竄、混亂的動能,被導引為「走鉛筆」,無怨無盡的走,走過去又走回來,站著走,蹲著也走,拿著一支鉛筆,水平的一直畫,直到細細的鉛筆線,完全布滿了空間。「走鉛筆」是石晉華藝術的轉折點,以苦行替代了衝撞,以反覆收斂了衝動,以昇華提升了本能,以一支小小的鉛筆,稍微消解了很難安頓的身心。

因為暴衝的動能驅動的藝術,因為暴衝的動能昇華的藝術,反覆是基本動作,不斷的反覆、不斷的誦經、不斷的默念,一定要不斷反覆,無邊的怒氣和怨氣,慢慢地出氣,慢慢反覆出氣到最後,原來的暴衝、爆撞才稍微回歸正軌。

生命深層的暴衝性,是石晉華創作的最核心動能,反覆來回是他創作的基本形式,而配合暴衝,創作材料則選擇硬性的鉛筆,以便確實感到身體力量的回應。硬性的鉛筆,直接回應接觸的材質,鉛筆畫到硬地,硬地的質感回傳到身體,很確實也很扎實,沒有bumper緩衝,鉛筆接觸硬地的堅實,呼應了暴衝的本質,唯有硬碰硬,得以稍解命運的殘酷。 

「走鉛筆」之後,石晉華開展也回歸了更成熟的藝術面向,把自我命運的強制性陳述 [或控訴],化解、精煉為純粹的「繪畫性」語言,那或許可以被看成一種超脫,也或許是一種人生境界的提升,一切的苦難、折磨,不是以嘶吼式的行為回應,而是轉向繪畫性的回應,身體還是原來的身體,面向社會、眾人的時候,開始平和、沉靜的敘述,悲沉情境被清朗、清明陳述,悲沉原在,清音則更為穿透、低迴。

身體、鉛筆、紙,是藝術創作很簡單基本的組合,因為和石晉華生命、身體的結合,簡單的材料表現了深刻的情境。


 

 

 

 

 

 

 

 

 

 

原影片網址:http://youtu.be/WnWKyUJ5Y-g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