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 | 瀏覽數: 1002
|

觀陳萬仁《旋轉世界的靜止點》展覽

賴香伶 | 發表時間:2017/05/19 16:23 | 最後修訂時間:2017/05/31 11:08

評論的展演: 旋轉世界的靜止點–陳萬仁個展

目前在台北双方藝廊所進行的《旋轉世界的靜止點》展覽,是青年藝術家陳萬仁睽別藝術界五年的發表,由台北國際藝術村的吳達坤總監策展,總共展出〈旋轉世界〉、〈深邃而璀璨的憂鬱〉兩件大型錄像投影裝置,和〈泳者系列〉和〈比爾先生的靜止點〉等兩件錄像新作。

陳萬仁曾經自述其身處資訊爆炸時代,面對影像充斥的焦慮與無奈。他於2006年以學生身分獲得台北獎桂冠的作品〈第二月台〉,成為極受矚目的新銳媒體藝術家之一。〈第二月台〉透過「捕捉日常生活中的個體行為,經由剪接 、重組 、杜撰虛構的影像環境以形成新的敘事」。透過創作,他將現實與虛擬重新拼組,營造出一個「遊走於現實和想像空間之中,比真實還真實的世界」(陳萬仁語),並藉此觀看世界,思考自我存在處境。〈第二月台〉的創作思路和技術方法也延伸至陳萬仁後續大部分作品,形塑出獨特的個人創作語彙。它們似乎在質問當媒體介入藝術表達之後,媒體本身的可能性如何被改變? 而這樣的改變又將如何拓展新的創作實踐和觀看可能? 並思考著媒體技術和藝術實踐、影像存在和創作意識的複雜關係。

此次的兩件大型的新錄像裝置〈深邃而璀璨的憂鬱〉和〈旋轉世界〉,分據藝廊左右兩側空間,影像自天花投影而下,滿佈於平置在地的巨幅螢幕上。其中,〈深邃而璀璨的憂鬱〉的影像是藝術家攝自不同時間、地點的各色人物、動物影像,以垂直或平行的方向,在彷彿汪洋般的藍色影像空間中泅泳前行。〈旋轉世界〉則見源於相同拍攝方式的人物與動物,在空無一物的空白影像空間中朝不同方向穿梭行走。陳萬仁運用他擅長的去背處理技術,將這些來自真實時空的影像去脈絡,並抹去物象原處的環境痕跡。他進一步截取影像於一秒時間長度內的行為動作,以重複袈接的方式令其循環再現,形成秒瞬的時間迴圈。在其巧妙安排下,原屬於不同時間向度的影像在同一空間中互相穿越。多重的時層於此交相疊合,並被壓縮、收納入創作的當下時間中,展現出具有共時特質的存在狀態。 


深邃而璀璨的憂鬱Deep Royal Blue, 錄像裝置彩色/無聲 video installation, color/mute. 圖版提供|双方藝廊



旋轉世界The Turning World,錄像裝置彩色/無聲 video installation, color/mute. 圖版提供|双方藝廊

陳萬仁在展覽討論會上提到,此次新作想討論的是重複的概念,最終希望直觀時間本身。他在這兩件大型投影裝置中,藉由設定秒瞬單位的時間迴圈,和去脈絡化的孤立影像,阻斷了可能的意義生產。於此,低限的視覺觀看和失重的身體感知合而為一,形構出漂浮於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和真實現實(actual reality)之間的真空時間。陳萬仁曾提到英籍詩人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的永恆時間觀。本次展題「旋轉世界的靜止點」即出自艾略特《四個四重奏》(Four Quartets)詩組中首章的〈燃燒的諾頓〉(Burnt Norton),揭示在現實和永恆接軌的靜止點上,時間的流變凝結為永恆的存在。陳萬仁將詩的構成比擬影像,兩者皆在探究精神和存在的中心,他說「詩無法被翻譯,詩就是詩,影像亦然。語言的有限無法完全表達某種意象或抽象概念,所以必須借助其他媒介。」對他而言,影像創作就是把抽象概念具體化的重要媒介,他的創作即是用影像觀想時間。


比爾先生的靜止點The Reflecting Point of Mr. Bill單頻道錄像 彩色/有聲Single channel video, sound/mute. 版提供|双方藝廊

這種對於影像時間的探討也可見諸陳萬仁另一件作品〈比爾先生的靜止點〉。此作被置於展覽的入口(也同時為出口)的牆面,藝術家表達這是他向美國錄像藝術大師比爾·維奧拉(Bill Viola)致敬的作品。作為當代最重要的影像藝術家和研究者之一,維奧拉的藝術創作富含深刻哲思,探討生命奧義、生死存在與自然力量等主題。同時,他也關注科技發展和媒體演繹的關聯,曾以科技與啟示 (technology and revelation)為題,對其創作觀念與媒體思考有精闢的闡述。維奧拉以為科技是感知的延伸(extension of senses),錄像的重要性並不在於其趨向奇觀化的技術能力,而是其作為一種觀看的意識(the sense of seeing),具有心靈探索和自我發現的意義。

〈比爾先生的靜止點〉以對照性創作的方式,複寫/演繹維奧拉完成於1977年,探討影像本質、記憶與時間的的經典作品〈泳池倒影〉(The Reflecting Pool)。維奧拉的作品常見水的意象,這不僅和個人生命經驗有關,也有將流動影像比擬水流動態能量的喻意。兩件作品背景皆設定在尋常的生活場景中,〈泳池倒影〉呈現居家後院的游泳池畔場景,〈比爾先生的靜止點〉則記錄潛泳和垂釣等常見的海岸活動景象。兩者皆採用定鏡的方式,透過固定場景營造時間連續的錯覺,呈現出日常生活中被擴張了的時間體驗,一種超越現實的時間觀想。〈比爾先生的靜止點〉對照〈泳池倒影〉的影像橋段,將相同的時間分鏡配合相應的影像和聲音變化,並透過非線性剪輯和影像凝結、熔接等方式,進行多重時空的並置、疊合或交錯。作品揭示出錄像具有即時、與經驗同步的特質,以及操弄時間的能力。陳萬仁演繹維奧拉的創作,不僅在於建立一個平行於真實的現實世界,也在於重觀影像媒體的存在本質和內蘊創造力。

早在學生時期,陳萬仁即關注到科技媒體拓展影像創造力的可能性。他在2004年的作品〈風箏〉中,將針孔攝影機固定在風箏上進行創作實驗,隨機攝錄了無法以手操控的影像。他體認到新興科技如何改變人類的行為模式,拓展感官視野,並開啟新的想像空間。「當我們利用媒體進入藝術表達之後,可能改變了媒體本身的可能性,突出了媒體本身的不同變樣,因而開創了一種新的體驗」(陳萬仁語) 。本次的個展中作品皆以空拍完成,使得創作者得以突破身體的極限,以類造物主之眼,在空中捕捉超越常人視域的現實世界。  陳萬仁過往的作品大都以平視角度進行不同距離的拍攝,所捕捉的影像展露日常生活中的人物百態,具有強烈的寫實感。相較之下,新作所採行的俯角視點,使得所攝得的物像具有壓縮過的變形比例,帶著些許超現實的趣味。

然而,在〈深邃而璀璨的憂鬱〉和〈旋轉世界〉作品中,這個超越觀視極限的新現實似乎不是陳萬仁所感興趣的。他揀選攝自不同時地的空拍物像,沿用數位技術去除背景脈絡,再拼組重置於無任何內容的影像空間。過去的作品將現實和虛擬重新拼組,現在則完全抹去任何現實想像,回歸至空無一物的影像環境。於是,觀視的焦點便是循環進行著相同、短暫動作的各式物像。它們彼此穿越卻無交集,兀自行進著永無終點的旅程。其作品虛構出秒瞬、漂浮和純粹的時空感,似乎在表達一種無意識的存在經驗,也同時驅動觀者以自己的方式進行回應,召喚想像。這樣的觀視體驗或許可比擬網路空間的存在狀態,沒有終始、方向,亦無時軸。陳萬仁希望「單純地去思考所謂影像自身可能被閱讀的條件」,透過其作品,影像顯露出其本身的創造力,於觀想之間創造出新的真實。

陳萬仁說「重要的不是拍了什麼,而是你的主題是什麼,是你在場。」他的創作是一種“存在的在場”,作者在自主與自由的意興間,虛構出一種最接近於存在的真實,比現實更真實。

 

相關評論

銜尾蛇時間裡的日常:談陳萬仁個展「旋轉世界的靜止點」裡的電玩式身體 --- 王聖閎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