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林志明 / 時間維度中沒有敞視的全景
分享 | 瀏覽數: 1848
|

時間維度中沒有敞視的全景

林志明 | 發表時間:2017/01/31 22:40 | 最後修訂時間:2017/02/06 19:54

評論的展演: 陶亞倫個展: 時間全景


圖版提供|双方藝廊

當我們在談論時間,會以為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但若我們停下來,轉而去解釋時間,我們就不再明白我們所思考的是什麼了。               -- 奧古斯丁

把時間單獨地、抽象地轉化成一個概念來談論是困難的,上述這段奧古斯丁的引句說明了這一點:每個人都生活在時間之中,所以我們提到時間時,也都知道自己所指為何,但如果要停下來說明時間這個概念,便會遭遇到困難。時間是一個思想上的難題。藝術家陶亞倫把他最近的虛擬實境作品展覽命名為「時間全景」,他真能單獨地、純粹地、整體地探討時間嗎? 

陶亞倫在筆者的訪問中提到,他這次展出的出發點是想把虛擬實境(VR)的威力發揮到最大。和通常的經驗相比,一般觀眾的體驗可能會有點失望:雖然每一段體驗在視覺上都帶領著體驗者穿牆而過,但接下來的虛擬世界卻是一個無盡重複而且內容相當貧乏的空間:它實際上是觀者所在的畫廊展場在虛擬空間中的複製,不但空蕩蕩地且時常是自我複製,像是無盡地自我繁衍,但其中見不到觀者自身的鏡像世界。

這和大多時候虛擬實境作為遊戲體驗或是接近遊戲體驗的效果是完全相反的。出乎體驗者的預期,是為了將這體驗作更純粹化的處理嗎?如果對於空間目炫神迷的體驗期待有點落空,那麼感知是否因此更加純粹?

看來應是如此。有兩個虛擬實境的裝置加上了機械動力。在視界移動的同時,身體因為機械載體的動作也在移動著。因為眼中空間的變化,人們會有身體移動的幻覺,比如以為自己正在上升或下降,但實際上沒有。那麼,因為視覺產生的前進和後退感受和因為實體機械產生的前進後退感覺,如果疊合或不疊合會如何呢?如果這速度調整到不一致呢?時間的維度是否因此可以被逼顯出來?


圖版提供|双方藝廊

有一種人們常有的幻覺是:當旁邊的列車移動時,我們常會以為是自身所坐的列車在作反向移動;或者,當所搭乘的列車和旁邊的列車作同方向的移動時,人們對速度的感受會和平常不同,甚至會有輕微飄浮的感覺。

在這次陶亞倫虛擬實境作品的情境設計中,時間和空間都以簡要的、素樸的方式出現,仿佛希望體驗者能更接近它們的本質。相對地,身體感便有點複雜,甚至顯得矛盾或吊詭:雖然是沉浸式的體驗,但感知內容卻相對地抽象;雖然即身感(embodied experience)相對是受到抽離的,但在藍天白雲中凌空的經驗卻未放大自由感,但也不誇張腳不著地的恐懼感。

為何如此?有件和全景有關的作品給出了線索。

有一段虛擬實境體驗被命名為「全景敞視」(Panopticon),它的確和傅柯曾經探討的監獄設計相像:在環形的建築空間中分佈著受到切割、相互間不能觀看和連通的小囚室。但我們進入其中也就逐漸體會,這時我們就的是獄卒的位置,但監獄中的各囚室卻完全空無一人,而推進到其中就會回到原先出發的畫廊空間…這代表著似乎不是中央之塔中的獄卒在觀看,而是他被觀看。的確,不像一般虛擬實境作品會同時投映出觀者所看到的視界,這個展覽刻意地略過這一點,突顯的是在空蕩畫廊空間中,帶著眼罩的體驗者,本身陷入了一種被觀看而無法回視的情境。他的空間穿透經驗,反向地說,正好是一個無法穿透眼前視象而回視其觀者的經驗。

這些表象單純實則複雜的感受,接近奧古斯丁對時間著名的談論,它和遊戲中的興奮相反,乃是刺激人們反身思考的體驗。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