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樊香君 / 扒開脆弱的各種姿態 記下林怡芳的《浮光掠影》
分享 | 瀏覽數: 114
|

扒開脆弱的各種姿態 記下林怡芳的《浮光掠影》

樊香君 | 發表時間:2018/12/31 21:14 | 最後修訂時間:2019/01/04 11:24

圖版提供|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

書寫除了為難忘的經驗記下一筆,更迷人的在於為那些尚未能消化,卻盤旋腦際的經驗好好整理。每遇上這樣作品的狀態,通常矛盾,你不特別為之喝采,卻難以忘懷。自知抓不住他的每個瞬間,這些瞬間卻又在腦裡自行跳動,催促著你記下些什麼。旅法舞蹈家林怡芳與法國創作型歌手馮斯華.馬利(François Marry)合作,在十一月初高雄衛武營舞蹈平台的自傳式作品《浮光掠影》,這四個字點出這樣的循環。 

那些會在腦裡跳針的其中一幕,也是第一幕,是影音分離的歌曲影像《夜來香》。林怡芳與馮斯華背對觀眾,站在播放費玉清唱著《夜來香》投影幕前,勾連起兒時跟著大人一起看的的綜藝節目,那極低畫質的節目,彷彿在爺爺老舊屋舍的類比電視時光,充滿雜訊、低解析度、有時還自動跳成黑白。模糊影像中的費玉清被靜音,《夜來香》透過馮斯華與林怡芳兩人輕聲哼唱。此時,若有過費玉清聲音的記憶,可能會難以抗拒在歌聲中找影子,卻同時被兩人歌聲逐漸捲入,那是一個奇怪卻充滿期待的片刻,像是你永遠會願意聽老舊留聲機發出的「時光」,而非毫無瑕疵的聲音。

 

圖版提供|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

還會在腦裡跳針的多數時候,是林怡芳難以捉模的各種表演狀態。從投影幕轉過身的林怡芳,一身黑色大衣下,是一件碎花短旗袍。她幾近賣力的舞動著,看似行進、看似做體操,完成一些艱難的動作,多數時候是戰戰兢兢,甚至我真的開始覺得她是否很緊張?但不久後又被撕破嗓喊唱該是小家碧玉的《茉莉花》震撼,又甚至是在播放台灣民謠《天黑黑》中手腳並用爬行,張牙舞爪,顯著樸拙野性的林怡芳迷惑。更多會在腦裡跳針的時刻,是你感覺到眼前這個頭髮已蓬亂的女人,使盡全力,打從身體尤其聲音裡掏出生命,即便只在喘息之間。看同場演出的友人大為驚嘆「林怡芳的身體怎麼可以這麼強壯。」幾天反覆咀嚼後,才發現我難忘的恰恰不是她身體的強壯,而是她面對表演當下與脆弱時刻的強壯。

於2016年創作於法國的《浮光掠影》(2018亞洲首演),其中無論是費玉清的《夜來香》、林怡芳的《茉莉花》或台灣民謠《天黑黑》,若從自我異國情調化的符號拼貼形式來看,可能會得到許多關於認同想像,但也可能一無所獲。循著這些符號的置放,我們能獲得最多是林怡芳對於認同的漂浮,且更多時候可能會在符號的關係之間迷航。當這些認同不再構築路徑的時候,就只剩殘聲殘影。殘聲殘影的確是記憶的某種表現形式,而如何編織記憶,或者表達記憶,即是《浮光掠影》讓我無法立馬高聲喝采,卻又久久難忘的原因。那個喘著大氣、奔跑、爬行、跳躍,在舞台上與符號間使勁存活與搏鬥的生命,令人無法忽視,彷彿追逐著一去不回的時間,又彷彿被那些擾人的記憶與符號追趕。還有那麼一刻,馮斯華錄下他的一段吟唱,透過效果器反覆播放,燈光染上如鏡球投射,在舞台上營造一處彷彿私密空間,兩個人的能量在此刻都安靜下來,他們互視、依偎,在彼此的存在中找到連結,或是一股相信的力量,在混亂與顛波中繼續前行。眼前這一切真實的如此狼狽,也脆弱的無比堅強。

 

圖版提供|衛武營國家文化藝術中心


梳理經驗,記下一筆後,我仍不確定是否會成為《浮光掠影》演後立馬大聲喝采的觀眾,但沈思是一定。因為那直面脆弱而來的強壯,甚至強壯以外的各種狀態,如此深不見底。就先記下吧,想不透的只得繼續去經歷。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