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提名觀察人 / 邱誌勇 / 崩解的心・驟逝的愛:悲歡喜樂交織而成的《八月,在我家》
分享 | 瀏覽數: 1690
|

崩解的心・驟逝的愛:悲歡喜樂交織而成的《八月,在我家》

邱誌勇

評論的展演: 綠光世界大劇場《八月,在我家》

劇名:綠光世界大劇場—《八月,在我家》
時間:2014年3月29日
地點:台北城市舞台
圖版提供:綠光劇團

 

專業的演員、精緻的場景、溫馨的音樂、柔和的燈光、笑中有淚的對白,實實在在的「我的家」。

改編自美國劇作家Tracy Letts創作的《August:Osage County》黑色喜劇,從父親 [立德,吳念真飾]引用艾略特(T. S. Eliot)名言—「生命如此的漫長」的獨白開始,其感性且憂傷的語調,幾近道出了這是一齣悲喜交加的家庭劇。劇情描繪父親失蹤後,服藥不當並患有口腔癌的母親 [麗蓉,王琄飾],殷切期盼地召喚回這個家庭中的所有成員—離家已久的三個女兒(大女兒靜芬 [姚坤君飾]及其夫婿大業 [朱宏章飾]與女兒瓊恩 [賴盈瑩飾]、住在老家附近卻不甘於鄉村生活的二女兒靜美 [范瑞君飾],以及小女兒靜安 [周幼婷飾],與其未婚夫國興 [劉長灏飾]),還有母親的妹妹麗心 [謝瓊煖飾]一家人。或許是太久不曾相聚在一起,當人與人碰觸有了交集之後,所有的往事回憶、衝突矛盾,以及愛恨情仇皆一湧而上,或悲或喜,著實地給了觀眾毫無冷場的完美表現,演繹人生最難解的議題—「家」。

「家」長久以來都是一個難懂的議題,然而正是因為有「愛」,以致更是難解。劇中環繞著從父親的告別式之後,「沒有人可以瞞得過她任何事」的媽媽扣聯起正與「外遇夫婿談判離婚」的大女兒、「一直未嫁卻與親表弟戀愛」的二女兒、「即將與離過三次婚的男人結婚」的小女兒,以及「明知與先生有染卻隱忍數十年」的妹妹。劇中的三個女兒各自承負著無法言喻的包袱—大女兒結實地扮演著雙重的角色,作為大女兒,其自我承受著家中繼承者的角色;作為媽媽,就像是自己的媽媽一樣,有著與學生有染的先生,以及怎麼都管不住的女兒。二女兒因為年過四十未嫁,每天必須承受著母親的嘮叨,卻沒人知道其因癌症而割除子宮,唯能寄情於關心她的表弟。小女兒則是明知未婚夫荒誕不羈,不是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卻不願面對現實,自溺於無比希望的未來,不願回首過去的苦難。如此「比哀傷更加絕望」的情境都在母親的眼中一一浮現。

母親「濫吞」下的每一顆(毒)藥物,就像是這個家中成員一個個不能說的「秘密」;而母親每道出一個秘密,都是一次撕裂,直到母親被迫戒掉濫用藥物之際,也是其瘋癲且諷刺狀地將所有秘密一一道破之時。「母親」就像是這個「家」一樣,吞忍著眾人的喜怒哀樂,卻為眾人所遺棄。全劇在高聲疾呼「這個家現在由我來作主」的大女兒離家而去之後告終,似乎宣告著一個家的「崩解」,以及愛的驟逝。

此外,劇中更策略性地安排了一個默默工作、對白不多卻扮演著關鍵角色的幫傭—佳玲[卓香君飾],除了序場與父親的簡單對話外,全劇幾乎靜靜地演繹著傳統管家的角色,面對父親,扮演聆聽獨白的伴侶;面對母親,扮演細心呵護的女兒、面對女兒,扮演燒飯煮菜的老媽、面對後輩(瓊恩),扮演捍衛保護的朋友。一直到瓊恩因吸大麻後受到國興調戲的那一剎那,出手阻止了亂倫悲劇的發生,也迸發出「撕裂」這大宅中的張力。毋庸置疑,佳玲精準的涵納所有角色功能,並成功地演繹出自己的定位;佳玲猶如母親,也是這個家(一種複視的角色),安靜地看待家庭成員的每一件事。

觀展中,女兒們總想逃離這個家的情節,每每讓人回憶著2000年上映的《管到太平洋》(Anywhere But Here),片中聰明的女兒碰到囉唆、愛誇耀且嚴格管教的媽媽,恨不得逃到一個沒人可以找得到的天邊。以及,三個女兒終究紛紛逃離這個家的情節,也令人不斷地扣聯到李安的《飲食男女》,一個廚師父親以失去味覺隱喻著三個女兒紛紛離家而失去溫暖的現實。由此證明,家是一個令人既愛又複雜難解的主題。

綜整來說,這是一齣既荒謬又溫馨、摒棄人生大道理,寫實地呈現出一個平凡家庭中複雜難解的溫度。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邱誌勇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