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論述當代傳奇《等待果陀》與《劇場人類學辭典》能量和等值的關係
分享 | 瀏覽數: 51
|

論述當代傳奇《等待果陀》與《劇場人類學辭典》能量和等值的關係

Author: 許芷榕, 2019年03月21日 11時05分

評論的展演: 當代傳奇劇場《等待果陀》

「能劇始祖世阿彌曾在論文從傳統能劇《至花道書》(Shikadosho)裡寫到:開始接受訓練的演員不可忽略二曲(nikyoku)和三體(santai)。二曲就是舞蹈和吟唱。三體就是基本的角色肢體:老體(老人)(rotai)、女體(女性)(nyotai)、軍體(士兵)(guntai)。[1]」這裡的「體」指的是風貌,而是如何運用一個身體,用不同的能量呈現出不同的生命。在當代傳奇劇場的《等待果陀》中,兩位演員將「老體」的肢體能量發揮得淋漓盡致,從哭哭(吳興國)和啼啼(盛鑑)的身體狀態就可以清楚看到老體的特點,例如:駝背是因為年紀增長而脊椎退變引起;步履蹣跚是因為身體關節功能衰弱導致;因為經歷過漫長歲月看透了大小事情,眼神流露出的是堅定和深沈……這些都是演員能量的散發,正因為現代的技術可以靠衣服及妝髮呈現出老人的樣貌,所以演員內在所散發的能量才會更加重要,但是內在的能量散發 還是會透過角色彰顯出來給觀眾,這正合乎尤金諾•芭芭說的:「表面上看,演員運用肢體和聲音表達自己。事實上,他們用的是看不到的能量。」[2]

    《等待果陀》中的兩位演員身上穿的衣服可以說是完全遮住了演員的身體,尤金諾•芭芭說,一個演員雖然身體被衣服遮住,但還是可以看見流動在他體內的能量彰顯出來。劇中有個橋段是哭哭啼啼面對面跳舞,他們總是利用這個舞蹈來和好,最後擁抱,每當他們的腳要踏出一步的時候,他們會互相先用眼睛使眼色,在使眼色的同時,腳已經準備好要踏出一步了,在踏出去之前,其實能量已經佈滿整個身體甚至到腳,這就是演員的前置表達能力,這樣的能力不在於演員的肢體動作要多大,而是建立在身體的內在張力[3]。「京劇演員常常會突然停住,在動作張力最強的時候停頓下來,將張力保持再不動如山的姿勢中。」[4]在劇中兩位演員做驚訝之狀,例如:兩人聽到遠方傳來恐怖的喊叫聲,會突然一動也不動,不是因為受驚嚇所以身體僵住,而是他們讓受驚嚇的能量持續在身體裡竄流及擴張,讓不動的身體反藏著巨大的能量,此時演員的每一吋肌肉都是在用力的。

等值Equivalence

    「演員經由特定的方式,來建構日常生活中各種張力的等值動作。」[5]尤金諾•芭芭認為演員創造等值的力量來自於身體裡的平衡力(抗衡力),這樣的說法是有依據的。在《等待果陀》第一幕的前半段,啼啼使勁在脫靴子,怎麼脫都脫不下來,哭哭也過去幫他一把,但他是真的脫不下來嗎?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靴子脫不下來,是因為腳卡住,當我們要用力把靴子脫跳的時候,會用手抓住靴子跟腳做抗衡,手跟腳之間有一個相反的力量,支撐點是坐在地板上的屁股和卡住的地方;當我們要幫人家脫鞋子也必須要與地板有個支撐點,才有辦法形成拉扯的力量。劇中的演員並不是遇到實際的情形,因此沒有所謂「卡住的地方」來當作支撐點,但我們仍然看到啼啼在脫靴子的動作以及哭哭拉扯的動作是有等值的張力:他們共同演出了「很難脫」的動作。他們找到了身體等值的位置,而觀眾看到的是虛構的景象(實際上靴子並沒有很難脫掉),但力量如果是虛構的,看起來就會很假,因此演員必須訓練到讓力量不是虛構的,並與身體演出的動作形成等值。

    在第一幕與第二幕都有出現的破梭和垃圾,演員運用到大量的等值去做身體的擴張。破梭將繩子套在垃圾脖子上,當他勒馬時,破梭要用手和身體做「勒」的動作,垃圾要用身體與繩子做抗衡,讓觀眾看起來像是真的勒馬般的煞車,筆者認為這非常的難,也就是演員互相在時間上的能量要掌握的非常精準。

    愛森斯坦說:在日本劇場,我們「聽到」動作,「看到」聲音。[6]劇中啼啼啃胡蘿蔔和雞腿的橋段,可以說是這樣的概念:他並沒有真的啃食物,而是發出啃下去胡蘿蔔被牙齒扳斷的聲音以及咀嚼食物的聲音,觀眾聽到聲音知道他在吃東西,而不是看到他真的吃東西,因此演員運用等值的方法也可以靠聲音來輔助完成。

總結

   筆者認為能量與等值的關係會直接影響到演員在舞臺上的存在感,而這樣的存在感是得靠演員平常的訓練,除了動作上的訓練外,如何從日常生活中觀察細微也是很重要的。《等待果陀》中兩人所作的事、所講的話,再平常、無聊不過,整齣戲就靠兩個人獨撐大場,只有短時間出來別的演員,但觀眾並不覺得場子很空,因為光兩個演員就可以感受到他們從頭到尾的能量都釋放在整個舞臺上,演出過程中觀眾會關注兩個演員的一舉一動及每個細節,這就是存在感的彰顯。就像尤金諾•芭芭在書中提到:「經由這個最早期的練習,學生開始以空間概念了解自己、獲得控制自己身體的能力、發展彈性和平衡、了解到單單一個姿勢就可以傳遞到全身……」[7]劇中很多時候演員的一個小動作就會讓觀眾發覺,因為他牽引了其他身體不同部位的能量,筆者認為《等待果陀》在沒有燈光、沒有配樂下,徹底的顯現出演員的雄厚實力,把能量與等值做了最大的擴張。

參考資料

專書

尤金諾•芭芭/尼可拉•沙瓦里斯 著,丁凡 譯,《劇場人類學辭典》,2012。

影音資料

2005《等待果陀》演出DVD。

 

[1] 丁凡,2012,p86。

[2] 同上,P78。

[3] 同上,p84。

[4] 同上。

[5] 丁凡,2012,p93。

[6] 同上,p98。

[7]丁凡,2012,p100。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最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