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周瑞祥 《Animator2.0》--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分享 | 瀏覽數: 69
|

周瑞祥 《Animator2.0》--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Author: [特約評論人] 貧窮男, 2018年11月09日 17時09分

評論的展演: Animator2.0

圖版提供|進港浪製作   攝影|陳又維

 

當一匹活生生的白馬踩著達達的馬蹄橫過水源劇場的舞台,周瑞祥一邊跟戴著耳機背對馬的參與者解釋,並抱歉無法變出一匹馬來:租借一匹馬的成本有多高,要如何將馬匹運送到大樓的十樓,包括馴馬員等等,幾場的花費可能超過五十萬……。在這之前,周瑞祥和參與者玩的只是猜猜硬幣在左手還是右手,心中想著A代表左手,想著B代表右手,幾個回合猜下來心中想的依序是「綠色、草原、四隻腳、馬」,而成了預言魔術,這是這個晚上的第一個高潮,也是我觀戲多年來最驚奇的現場。

當然這也許可以事先串通好觀眾,但接下來的另一高潮,卻是群體的心電感應,不思議的情景要現場才能體會那樣的驚奇,丟球決定的觀眾無法串通,只是有可能參與者接收的指令不同造成的震撼,但可以感受到魔術師周瑞祥不自滿於魔術圈的掌聲,企圖結合劇場的可能性。

兩年前在松菸新主藝看了進港浪製作的《Animator》,首次見識到魔術結合劇場的表演,因為太厲害太不可思議,回家立刻google「周瑞祥」,然後看了許多達人們在電視上的魔術比賽,戲法人人會變,但不斷的推陳出新,放入現代語彙與巧思,帶給觀者前所未有的體驗與驚奇,往往在10分鐘之內,就建構起一個奇觀,說實話,魔術的表演真的比劇場的演出好看太多,尤其是當代的魔術,早已跳脫離那種觀眾找破綻的伎倆手法,同時還利用了這點,讓魔術表演更為匪夷所思。

圖版提供|進港浪製作   攝影|陳又維


既然魔術這麼好看,當時實在不懂為何要結合劇場呢?當時看完《Animator》後覺得劇場整個拖累了魔術的好看,燈光、舞台道具並沒有對演出加分,反而因為顧忌運用燈光舞台道具的障眼,反而追求一種真實與現場感,以致於當戲劇的元素出現時,相對於魔術的精彩,反而非常的沈悶,當時思考的是:相對於魔術不斷在精益求精,不斷在創意巧思上下功夫時,是否也給劇場帶來反思,劇場再不加油要如何吸引觀眾?還有為什麼周瑞祥想要把魔術結合劇場呢?這是ㄧ個美麗的錯誤嗎? 

這次看完《Animator2.0》,心中大約有點明白了,就魔術上的花俏與多元類型,這次不如上回,但這完全取決於觀眾的預設:是來看魔術秀,還是來看劇場演出?如果是選擇來看一齣戲,那《Animator2.0》幾乎是個獨角戲,是關於魔術師的故事,魔術師將魔術技巧轉化為無形,有的是他對生命的觀察與體悟,當魔幻時刻降臨的剎那,宛若神蹟。他用了反差,用了預言,用了技巧手法和感應,不炫技,也不是生活化,只是用魔術來抒情,展現如文學般的結構與轉喻,憑空創造出ㄧ個世界,讓觀眾相信就存在的世界。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