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再拒劇團的演出,營業廳協奏曲-- 2018 白晝之夜 《年度考核協奏》台新營業部大廳呈現
分享 | 瀏覽數: 490
|

再拒劇團的演出,營業廳協奏曲-- 2018 白晝之夜 《年度考核協奏》台新營業部大廳呈現

Author: Simon Cheng , 2018年10月08日 15時50分

評論的展演: 2018 白晝之夜-- 再拒劇團《年度考核協奏》


白晝之夜台新中山營業處擠爆了!我帶朋友去都擠不進去後來想辦法尾隨演員入場才得以一窺這個圍繞一張有軌道小火車桌子進行的行為藝術,很多人看的霧煞煞,竊竊私語「他們在幹嘛?」
 
演員有念稿、泡咖啡、打電腦,敲釘子、拉琴弦、玩控制台;還會繞行換位、打翻杯子,在椅背、地上「簽到」、放警報、脫下外褲、總之,象徵隱喻超多。在此,我對這些年輕人有了好奇,為何他們「再次拒絕長大」?
 
再拒劇團組成成員皆為年齡層介於20至40之間的新一代劇場工作者,並透過劇場尋找這一代年輕人,於社會、文化與階級等問題上的位置,以及反抗的生活實踐。這群人宣示:「正是因為「拒絕」,我們視自己為年輕的,並以此而為傲。」由於劇團成員擁有文學、美術、影像及音樂等各層面的創作者,相當多的作品皆使用了環境劇場(environmental theatre)及跨界創作的元素,並透過演出空間與各種創作媒材之結合與對話,開發新形態的敘事劇場(epic theatre)。


在台新演出的《年度考核協奏》為一個大型圖像記譜裝置(Graphical Notation),亦是一個樂器;長桌上的樂譜/舞譜結合了企業圖表與數據分析,將辦公室的身體轉譯為聲音事件及動作符碼,刻劃於桌上與周遭空間,表演者依桌上舞譜與樂譜指示,演奏具臨場性的聲響劇場(New Music Theater)。
 
其實我看他根本就是辦公室文明的轉譯,泡咖啡女郎,演出被打翻需要低頭的底層,靠麥克風發聲的位置,是「說了算」的主管,但說的話沒有人真正聽,很專業控音的,可以是人資,總是在定調老闆的指令,敲釘子的,是日常作業,拉琴弦的製造些合聲是必要的小職員,打電腦的,總是接受命令敲鍵盤,可比白領階級或一切網路化的辦公室隱形人,這個小型社會彼此挪移輪流作莊,圍繞著小火車的定速時程,做些被規約的動作⋯

 
這複雜系統很焦慮,彼此關聯,象徵職場在系統中導致的人性僵化或嚴重一點,「異化」。其實這個問題自從有工業文明就被馬克思主義者討論,因為效率及工業運轉需要,人被零件化,分科化,階層化,這些年輕拒絕長大的藝術家,用劇場來突顯。

某種程度,再拒或許也是雄辯藝術家一族吧!在北京看過羅蘭艾格Rorand Hgyi策展的「藝術家的聲音」他對當代雄辯藝術家的定義是:「憑藉著才華和能力,創造出具有深度和感染力的視覺隱喻,揭示當下現實中所牽涉到的基本問題、張力、衝突與挑戰」這些藝術家的才能體現在:「基於指涉的轉義,創造出富有詩意雨力量、充滿同理心,且具有謎一般暗示性的關係」「藝術家被賦予了言說的能力,因而肩負著《說的道德使命》」用來形容再拒,倒是蠻貼切的!
 
在台新銀行營業廳的演出擠爆人潮,成為白晝之夜一個終必被記憶的傳奇。也是我難忘的一夜。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