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雙方藝廊「當代生活習作」崔廣宇個展   
分享 | 瀏覽數: 417
|

雙方藝廊「當代生活習作」崔廣宇個展   

Author: [特約評論人] 陳韋鑑, 2018年08月03日 17時41分

評論的展演: 當代生活習作 – 崔廣宇個展

  時隔六年,我們才又迎來崔廣宇的個展,不管你記得的是在公車後頭連接著排氣管卻噴出肥皂泡泡,或是用後腦杓去辨認臨空丟來的各色物品,崔廣宇的作品常常是許多當代藝術展覽中,最多年輕人聚集看著、笑著的作品,但是我們並不會指認他的作品只有搞笑,這並不是因為曾獲第一屆台新藝術獎「評審團特別獎」及第六屆台新藝術獎「視覺藝術獎」肯定,並受邀展出於不計其數的全球各大雙年展,更直接的是,我們在看完那些荒謬場景中虛無的行為後,都似乎被勾起了甚麼。

  623日至84日,雙方藝廊舉辦崔廣宇個展「當代生活習作」,本次展出作品除了新作「當代生活習作」系列的四件新作,同時還有2012年在北極圈創作的「極地日誌:錯誤的冰塊」,以及「城市按摩」、「隱形城市」等作品,對個展次數不算多的崔廣宇來說,也是難得的機會可以一次看到歷年來的作品。

  這次展出的「當代生活習作」系列共四件,包括《預言》、《沒有雞腿》、《一起表演》與《沒有表演》,以《沒有雞腿》為例,藝術家眼帶影像眼罩,在公園野餐的場景裡,藝術家拿出空拍機懸掛著雞腿,眼罩裡呈現的是空拍機的影像,透過空拍機的視角,一次又一次的試圖吃到雞腿,當然偶爾成功的艱辛過程後,雞腿終於落地,然後藝術家拿出另一台空拍機懸掛著甜甜圈,再來一次,《一起表演》則是藝術家走進連鎖便利商店,拿出自製的簡易舞台與掌中戲偶,開始自行演出布袋戲,相較於過去的作品,這次明顯的多出了鑼鼓喧天的背景音。

  延續過去那些極容易被辨識出來的虛無,這次的「當代生活習作」依然是以藝術家身體在公開場景中做著徒勞無功的事情,只是崔廣宇的作品向來難以被討論的部分在於,準確的架構導致作品同時可以指涉不同的面向,例如,既同時可以荒謬行為談社會規範,但是同時這些荒謬也有其嚴肅的詩意,而也正是這種衝突才讓我們覺得好笑,也認同藝術家並不只是搞笑而已。

  不過或許我們可以試著這麼看,崔廣宇的道具大致可分為兩種,如《城市按摩:美麗的髒泡泡》中的自製泡沫機與《城市按摩:逆襲種植》中的現成物挪用,而不管是那種,重點都在空間置換的衝突中指涉意義,物品本身不是重點,即便是《系統生活捷徑-表皮生活圈》中的那些衣服,本身也就是職業象徵而非敘事要件,但是在本次的《沒有雞腿》中,空拍機本身進一步成為推動作品的語彙,藝術家透過空拍機的視角來控制空拍機,反而讓自己的基本進食更困難,他者視角替換行為者、即便不是虛擬也是在線,在連線上的觀看是延伸還是異化?

  另一個值得觀察的點則是,從1996年的《模仿》系列開始,以錄像紀錄行為的崔廣宇一直堅持著將藝術家進出行為場景的部分放進作品中,以《模仿》來看,重要的不只是藝術家模仿植物,更重要的可能是模仿的身影崩壞的剎那,而這個堅持在這次的《預言》更被凸顯出來,當藝術家走入行為場景時,鏡頭會從客觀轉成主觀,接著才又轉為客觀的呈現行為,相較於過去,這個"進入"場景的部分更被強調,包括在《一起表演》與《沒有表演》中,那些內外鏡位的轉換,更明確的表示不只是紀錄,而是藝術家有意識的運用。

  這些形式上的微小改變可能暗示著藝術家對敘事上的強調,除了對比生活本身的指涉以外,這表示藝術家進一步的重視如何與觀眾溝通,同時也更確定行為本身不只是個場域上的衝撞實驗,與傳統的行為藝術相比,表演的意味更明確,過去如果相關討論試圖將崔廣宇與謝德慶做連結,那麼如今我們可以看到兩者透過行為本身與形式運用的不同。

 

  

相關評論

Re: 超商座位區裡的異世界生活:關於崔廣宇的新作與其抗辯式身體 --- 王聖閎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