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雷達 / 藝論紛紛 / < 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 > 周書毅舞蹈錄像展
分享 | 瀏覽數: 211
|

< 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 > 周書毅舞蹈錄像展

Author: 吳芊逸, 2018年07月13日 13時08分

評論的展演: 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 Chou Shu-Yi Dance Video Exhibition 周書毅身體錄像展


圖版提供|周書毅   攝影|劉振祥

《 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  —周書毅舞蹈錄像展

    

踏上生命的裂縫繼續前行。

展演結束後他這麼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8年7月1日晚上看了《 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周書毅舞蹈錄像展以空場作為首站展演的最後一個場次。 展演的是近幾年間由創作者近乎匿名的身體出走,追尋著因各種原因而造就、散落於世界各處許許多多「無用之地」的痕跡,這些事物的命運各不相同,卻又彼此似曾相識。 

看似無用的身體在無用的時間中,拾起那些掉落的粗糙表面、潛藏於裂縫中而兀自竄出的沈默生命、因毀損剝落而開始顯露自身的質地、在漫長時間中維繫著無用的支撐;我所看到的,是ㄧ個透過緩慢沖刷而逐漸堆積起來的身體;一片柔軟濕土般的身體。

他選擇的首站展演場地,是一個由沒落、荒廢的紡織工廠投生而成的藝術聚落:五個紀錄性質的舞蹈影像,分別投影在老舊建築物的背面、側面、角落與樹叢中、還有流經周圍,不甚引人注目的、一條既不特別美觀可能也不甚清澈的某段河岸,來承載著與它相似的身體 — 那些自然的身體、建築的身體、記憶的身體、水泥的身體、物的身體,與它們共存的我們的身體。

即使同一條河流也會有著不同的命運。

猶如身體中有好多老舊失能的細胞需要被拋棄、好多突變的基因需讓它逕行死亡;一個身體才得以更新、演化和存續。有時候,那些負責偵測入侵病毒的細胞也會產生變異,然而沒有其它細胞可以為它們覺察自己;它們突變成自己看不見的型態、並且以此為標準來偵測敵我,這便是實際發生在世界的身體中一場自我撕殺的戰役。

有別於許多刻意結合不同操作介面的跨領域展演形式,媒介間較容易充斥著隱匿生成但卻容易外顯的相互角力, 好像人的五種感官彼此爭奪其重要性般的嚷嚷著,最後造就一個嘈雜的觀展身體;《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 》首先在其製作本質上,是ㄧ種緩慢自然生成的累積、「自然長出」而非刻意安排。這樣從一個流浪身體中透過旅途中的養分而緩慢打開來的展演形式,直接取消了原本在各種界面中需要被接合的裂縫,使它們為一個更大的整體而服務 — 生命純粹的氣息。

舞蹈離不開身體,身體離不開呼吸。

呼吸是風; 生命就在ㄧ呼和一吸之間存續。

有別於有些意欲提供正確答案的展演命題,經常剝奪掉對差異的思考、理解和容許度;《Break & Break!  無用之地》 從命名開始就ㄧ直不斷徘徊在雙關語的範籌和感受特質:因此,對我來說,它其實不是一個「對抗」的身體,而是體會著複雜與矛盾感知的身體;是試圖去尋找和理解更大畫面、不斷自我反思中的身體;是在每一次的 呼 — 吸 之間,不斷確認或質疑所有經歷和決定、去探問是否還具有其它可能性的這樣的身體。 它並非為了一個目的而發起的行動的身體,而是一個從自身行動中自然延展出的身體;也正因為如此,這個身體提供了各種事物得以暫棲於此的「無用之地」。

展演中所投影的影像,主要是周書毅在過去旅程中為身體感受和記錄舞蹈創作而拍攝的影片;由於這樣,影像背後的鏡頭其實只是在凝視著未知的遠方,它不帶觀點的注視(因而只有未終結的思考而未有評判),在視覺本質上某種程度的提供了一種忠實如所見的視角,這種開放的「無目的性」,反而打開了容納多重敘事的空間。

影像在這裡扮演的角色猶如身體的影子;影子仰賴著主體而存在,跟隨著他,在它前或在他之後,卻不爭奪也不越過;做為影子,影像為他呈現另一種存在的輪廓,透過不同的時間和散落的座標與他自身、與他涵養著他方的身體持續著對話。

聲音偶爾會出現。那聽來像是知道可能會被忘卻的碰撞、移動和日常;那話語是壓抑而內斂的衝擊、那衝擊像是用鉛筆為影像所描繪的地圖、為自身存在輕輕寫下的註記。

一個投影倚靠著河堤的水邊,讓展演現場擴延、散落到視野可及卻不受拘束的地方、提供人與河得以共同經過、開放給夜晚的散步和休憩的地方、無人注意的地方;在這條河邊,兩個自然相互映照,凝視著彼此的處境. 陌生而遙遠的風景、不斷移轉的影像,疊加在空場周邊的老舊房舍上面,合成一種無意識的接合、錯認和會面。

在尚且沒有人可以覺察的地方,某一個時刻裡,全身著紅色衣服的周書毅,必然極其安靜的穿越過一個界線,無聲息地來到像是屋簷的長平台上;ㄧ個承載著各種身體的身體開始向我們訴說,所有人們移動了他們的視線。

在那裡,他曾感受。 曾奔跑、也曾停滯;曾飄蕩如風、失去形狀、也曾懸宕在低矮平台下的屋簷;一度,你以為他就要下到地面上了,置身在群眾之中,然而沒有;太多的浩瀚隱藏在身體之中,從他持續擺盪試探的雙腳和探尋不著的地面,暗示了他得返回屋簷,從那裡看著城市的變化, 並在身體上繼續著這一段旅程,

這個展演中的身體,是徹底排除觀眾的;猶如那個攝影機的鏡頭專注凝視著遠方。然而卻是透過這種全然的排除,為我們呈現出無名的疆界;透過這樣的抽離,我們真正感受到那個無垠的、域外的身體。 

最後他攀爬過一個跨越邊界牆面的鋁梯,走上另一棟公寓,另一個屋頂、另一個平面,再繼續往上攀爬,上到更遠的一個屋頂;那裡的天空是暗夜的,身後有著遙遠高樓繁星般的燈光,他向天空舉起雙手,像是擁抱著整個世界,又或是ㄧ種宣告,也可能是棄械投降的臣服、彼此相連的巨大與渺小,揚起因落雨積水而濺起的水花。

《Break and break !無用之地》透過無用而遭破壞;也透過捨棄、破壞這個無用而被彰顯;很難得的是媒介的融合透過身體而自然的長出,並找到適合承載它的第一個場域。透過這個場域的展演運作,似乎稍稍減輕了某些困難的情感,但他的身體畢竟仍將繼續啟程。

整體而言,它不提供一個標準答案,而是向我們分享那些他不得不遭遇到的選擇與思考、

向我們透露那些經由各種身體所承載的一切。

在身體中,如果太過去探索媒介定義的邊界並為它設定形狀,或許我們就會逐漸失去它真正的感性;

而在這個逐漸失去身體的世界裡,身體僅存並可迴照的感性是我們悄悄可以去觸碰到的幽微現實。

 
 
照片參考連結:
照片參考連結
 

相關評論

裂縫中長出脆弱的力量 從周書毅在《自由步–身體的眾生相》獨舞到《Break&Break!無用之地》的身體錄像展 --- 樊香君

在邊陲廢墟中踏尋生命:《Break & break!無用之地》的詩意生存表達 [特約評論人] 邱誌勇

2018年度觀察報告 --- 鄭文琦

2018年度觀察報告 --- 樊香君

使用 Disqus 留言服務
最新留言